夜上海论坛WE

“聖使!為何這些五行族人會出現在我們神聖的祖殿中?”萬脈妖王冷冷喝問道。
  所有妖族高手和長者們,包括其餘兩位妖王,目光全都集中在上海身上,這些人目光匯集的壓力是何等的龐大,哪怕是位於身後的玄木隆等人都感到無比的窒悶。
  碧月嵐二女已經取出了低階天器,雖然她們實力只有靈王境界,但在這兩大重器的靈光沐浴下,宛若謫仙下凡,二女護佑在上海左右,神情肅然,顯然已經做好了必死一戰的準備。
  這時,妖族長者們開口了。
  “聖使!請您給我們一個解釋。”
  “祖殿乃是我族最神聖之地,豈能任由外族踏足。”
  “我族歷史上,但凡踏足祖殿的外族者,將視為對妖族的羞辱,無不將之斬殺,以血祭祀祖殿。”
  “沒錯,來人,將這些五行族人拿下。”
  隨著話音一落,早已準備出手的妖族高手們,紛紛踏步上前,數量如此多的妖族高手齊齊出動,而且還是靈聖境界以上的,帶來的勢壓是何等的龐然,僅僅走了幾步,後方的玄木族人就差點被震得昏死過去。
  “給我退回去!”
  伴隨著一聲斷喝,席捲的勢壓被震了回去,欲要出手的妖族高手們,被震得連連後退。
  上海站於前方,強大的威能密布周身,響起了陣陣驚人的聲響,如洪鐘大呂般,令人聽了心顫不已,通體閃爍著神芒,宛若一尊鼎立的逆天戰神,僅僅就這麼一站,場上妖族高手和長者們不敢再前進分毫。
  “五行族人已玷污我族最神聖的祖殿,聖使您還打算執意袒護?”萬脈妖王冷冷的盯著上海。
  “敢動他們分毫者,死!”上海吐出這一句話。
  僅僅一句話,震動了母峰頂上的妖族高手和長者,很顯然上海是要徹底保住這些五行族人了。
  “好,非常好,你身為妖族聖使,竟公然違抗妖族神律,現在本妖王就先將你拿下。聖使,若你敢抵抗,那就是違背了神律,最好還是束手就擒吧。”萬脈妖王冷笑不已,血色的瞳孔迅速凝縮。
  上海懶得多說什麼。
  無論說什麼都是一樣,在帶碧月嵐等人從祖殿出來的時候,他就已經想過了會有這樣的後果,畢竟祖殿乃是妖族的神聖之地,絕不容外族踏足,但是這並非是死規矩。
  如今的妖族已不像以往,神律只能約束一般妖族高手而已,像萬脈妖王這等人物,根本就很難受到約束。
  “神律?在你們眼裡還有神律?”上海嗤笑。
  “哼!本妖王先將你拿下,若試圖反抗,罪加一等。”萬脈妖王神色變得越加沉冷,渾身佈滿的腥紅脈絡,緩緩浮現而出,恐怖的血力席捲當空,整片天空彷彿被撕裂的傷口,鮮血欲滴。
  母峰下方的所有人都感到渾身血液像是要被抽出似的,有的差點被這股恐怖的抽力給碾碎。
  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已經退到了遠處,唯恐被禍及,就連金吼妖王與郝陽妖王二人都釋放出威能來抵禦。
  妖王之威,是何等的恐怖,帶動了整片天地之勢,散發出來碾得虛空一陣陣晃動,不斷的支離破碎,彷彿虛空都要壓落下來似的。
  玄木隆等人神色依舊完全變了,這還是人具有的力量嗎?
  簡直就是堪比神靈了,在這股絕對的恐怖力量之下,根本就沒人能夠抵禦得住,原本還有著拼死一戰之心的眾人,此刻的心已經沉入了谷底,人能與神靈一戰麼?
  陡然!
  一股強橫的氣勢沖天而起,瞬息擋住了這股恐怖的威壓,上海通體泛著黑金兩色神芒,舉手抬足之間,飽含著驚人的聲勢,如九天神祇墜落凡塵,黝黑無比的瞳孔,彷若萬丈深淵,深不可測。
  看得玄木隆等人心顫不已,之前他們猜測到,上海可能達到了靈聖境界,但是此刻一見之下,更讓他們感到震驚,這何止是靈聖境界所能夠比擬的,完完全全已經超越了他們的預想。
  轟……
  上海一拳砸出,宛若怒龍昇天而起,整個虛空被震動了,接近極數的道紋震盪不已,煥發出了恐怖的本體道紋力量,僅僅一拳,虛空中的血色紋路就被撕碎了。
  “聖使!你試圖反抗,罪加一等,按照妖族神律,縱使本妖王將你擊殺,你也無話可說。”
  萬脈妖王瞳孔越來越紅,先前他的出手並不是針對上海,而是後方的玄木隆等人,他如何看不出,上海對這些人很是袒護,甚至不惜要與妖族翻臉,顯然這批人與其關係不一般。
  所以!
  他要逼上海出手,先佔據話柄權,只要出了手,他就可以直接下殺手了。貴為五大妖王之一,雖然如今妖族神律對他而言已經沒有多大約束力了,但妖族的高手和長者都匯集在此地,所以他必須得這麼做。
  霎時!
  虛空瀰漫出了更多的血色紋路,這些紋路交織在一起,將虛空化為了一顆碩大的心臟。
  “天脈之心……”
  金吼妖王等人悚然色變,身為妖族的妖王之一,他們自然清楚萬脈妖王的出身,乃是遠古罕見的天脈巨獸的後裔。
  在遠古時代,天脈巨獸位列諸荒獸第十三位,據說乃是天脈所化的荒獸,蘊含著可怕的天脈大道,只要在天地中的大道,都會被其吞噬,只有少數超越天脈巨獸的荒獸和蓋世人物,才能與之匹敵。
  天!
  就是天脈巨獸的領域,在其領域之下,誰能與之匹敵?除非擁有超越它的實力。
  據說,天脈巨獸施展自身神通之時,能夠將百萬里的天空納入之際的領域之中,在這領域之內,哪怕是位列前十的荒獸,都無法將之轟殺。
  繼承了天脈巨獸血脈的萬脈妖王,雖無法達到這般程度,但要將千里範圍的天納入卻是輕而易舉,而天脈之心,乃是掌控整片天的心臟,那是天脈巨獸天生具有的神通。
  咚……
  心臟勃然跳動。
  千里虛空劇顫,所有人都禁不住感到一陣心慌,因為他們的心臟也隨之在勃動。
  金吼妖王和郝陽妖王二人已經退到了遠處,神情極為凝重,同為五大妖王之一,他們自然清楚這天脈之心的可怕之處,一旦被萬脈妖王施展出來,千里範圍內就是其領域,在這領域之中已經處於不敗之地了。
  這時!
  萬千脈絡鼓動起來,像是給這一顆心臟提供勃發之力般,源源不絕的恐怖威能匯集,整顆天脈之心開始收縮,下方的高手們心悸的越來越厲害,他們感覺到自身的心臟也隨之停止了跳動一樣。
  玄木隆等人的臉色難看無比,實力弱的族人差點吐血昏死,若不是上海的威勢阻擋著,恐怕他們所有人都沒一個能夠站得起來,縱使如此,他們還是感受到了可怕的死亡壓迫。
  匯集的威能越來越強,似乎千里之內的天地元氣都被抽入裡面一樣,看著那一顆凝縮了數倍的天脈之心,在場的高手們神色越來越難看,他們感覺得到,一旦天脈之心爆發出來,蘊含的威能將無人能擋。
  金吼妖王已將神雷天火加持在了身上,而郝陽妖王也早已凝聚一方虛空,護衛著自己與身後的一眾妖族高手。
  轟……
  九道本體極威施加而出,上海打出了接近極數的一拳,磅礴而強大的力量,震得虛空碎裂開來,恐怖至極的體魄之能加持在其中,這一拳足以震碎整整一座山脈了。
  可是!
  在拳頭轟中心臟的剎那,所有威能,包括九千九百九十一條道紋,如同泥牛入海般,無聲無息的消失了,而那一顆天脈之心,卻沒有絲毫的變化,哪怕就是晃動一下都難。
  威能無用,就連接近極數的道紋都沒泛起一點漣漪,眾人心中狂震。
  “沒用的,只要你屹立於這片天地之間,無論你具有多強的威能,都無法破開這天脈之心的,實話告訴你,除非你擁有天道巔峰的實力,不然一切都是徒勞的,在天脈之心凝出之後,本妖王就是這一片天,你能與天對抗嗎?你所具有的威能,所蘊含的道紋,都在這一片天中。”萬脈妖王化出身形,冷笑的俯視著下方。
  “你是說,只要我處於這一片天地內,無論實力多強,都會被這片天給徹底限制住?無論我道紋有多少,也定被它吞噬麼?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沒錯,所以你必敗無疑。”萬脈妖王點了點頭。
  “如果我打碎這一片天呢?”上海昂著頭,望著那一顆天脈之心。
  打碎一片天……
  在場眾人無不感到震驚。
  天是何物?雖然虛空時常會被強者擊碎,但因為有天的存在,所以虛空會不斷的恢復,虛空就是天的外皮,蹭破了依舊可以恢復,要轟碎天?這有可能嗎?哪怕是大人物都做不到。
  “狂妄無知的傢伙,竟還敢妄圖打破這一片天,你難道不知道嗎?只要你身處此地,你調用的所有威能,甚至是體魄之能,都限制在這一片天中,除非你擁有超脫天的力量。”
  萬脈妖王嗤笑道:“既然你執迷不悟,本妖王就送你一程,至於你身上具有的傳承,還是會被我們妖族中的高手所獲。”說話間,天脈之心已經縮到了極致了,蘊含的無盡威能處於即將爆發的程度。
  陡然!
  上海深邃無比的雙眼,化出了一種奇特的大道痕跡,瞬息之間穿透了天,打在了天脈之心上。
  霎時!
  天脈之心上蘊含的威能瞬間縮減了兩成。
  “這是什麼大道之法……”
  萬脈妖王勃然色變,他察覺到上海通體泛起了滔天怒意,這股恐怖的怒意剛瀰漫出來,竟要將這一片天給撕碎一樣,那種廣博的氣勢,像是源自於遙遠的恆古與蒼穹,這根本就不屬於這個天地中的道,天地大道完全被壓制了下來,這是超越了天地大道的另一種道義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