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景山水磨拉丝家庭式

上海被眾人圍攏,看著一張張熟悉的臉龐,那種久違的感覺再度襲上心頭,多少年了,大約有五年多了。
  放下了心中的一切,上海與青依依等人聊了起來,說到昔日往事,眾人禁不住一陣感慨,等到與藤修等人聊完後,他注意到了兩道目光投在自己身上,順著那兩道目光望去。
  碧月嵐依舊如初,身材完美而動人,相比起以往更加成熟而有韻味了。
  而另一位則是當初收下的侍妾慕月,比起昔日已經出落得更加動人,雖然身材比不上碧月嵐,但模樣卻是優勝幾分,加上修煉了姹女功的緣故,如今渾身蕩漾著別樣的嫵媚,一舉一動之間,竟有種媚骨天成的感覺。
  二女早已跟隨上海,只不過許久未見,如今再次相見,這二女心中充滿了別樣的滋味,神情上或羞澀,或是不知所措。
  除去模樣外,這二女的修為也增長到靈王一界了,顯然這段時間都在刻苦的修煉。
  畢竟!
  二女的資質只能算是勉強過得去而已,能夠在三十歲前達到靈王一界的實力,已經算是不錯的了,特別是碧月嵐已經隱隱有突破到靈王二界的跡象了,相信再過不久就能突破。
  對於這兩女,上海心中一直沒想過該如何處理,不過既然已經收了她們,他也不會放著不管,但是今後的修煉還是要繼續,他不希望自己踏入更高境界後,自己的女人因為實力不濟,而只能活個幾百年就逝去了。
  如今還有諸多事要做,上海也沒時間去花前月下,只能等以後補償了。
  “你們兩個過來吧!”上海招了招手。
  “嗯!”
  碧月嵐微微點頭,在諸多族人的注目下,臉頰早已緋紅,本就成熟而有韻味的她,配上這少女般的羞澀,更是令人心動不已。
  至於慕月,則顯得頗為大方,靈犀的眼眸中煥發著異樣的水波,看得他人一陣心顫,當然在此的族人都知道,慕月乃是魔長老的侍妾,他們能夠活到現在,也是魔長老讓人救助的緣故。
  “慕月,此物給你拿去防身。”
  上海說完,率先取出了無盡禁器,這原本是秋家之物,但後來被他所獲,又讓冷一航煉製了一番,威力倒是不小,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,已經沒多大用處了。
  當此物出現的時候,玄木隆等人當即冷的渾身發顫,趕緊運轉威能來抵禦,但縱使如此,還是擋不住禁器的寒氣,依舊在打著抖,畢竟他們的實力太弱了,只有靈王境界的修為,而這禁器內卻是封存著冷一航的道紋在裡面。
  雖然無法看出無盡禁器到底是什麼品質之物,但光是取出就散發出這等可怕的寒氣,青依依等人都能猜出,此物絕對非凡,當即不少人都投去羨慕的目光,特別是一些年輕的女族人,目光閃爍不已。
  察覺到玄木隆等人的冷意,上海隨手一抹,直接用威能將上方的寒氣給掩蓋住了。
  這一舉動,令玄木隆等人頓時一震。
  連這寶物的冷意,他們都擋不住,有眼界的已看出那寒氣至少是靈聖境界的高手封下的,上海能夠獲得此物,著實是運氣,畢竟當初上海離開玄木族距今也不過才五年時間而已。
  當初在妖魔戰場內,青依依就遇到過上海一次,確認過上海當時才靈王三界巔峰而已。
  如今!
  上海竟隨手就抹除了上方的寒氣,這實在太讓玄木隆等人心驚了,恐怕修為已經達到靈聖境界了。
  一位才二十歲多一點的靈聖境界高手,別說玄木族了,哪怕是五行族也頗為罕見,只有在遠古時期才可能出現過。
  玄木隆等人暗暗竊喜,看來昔日賭對了,上海越是強大,對他們來說,自然就越好。
  而慕月和碧月嵐在吃驚過後,美目中紛紛透著喜色,畢竟她們名義上已經是上海的女人了,沒有哪一個女人不想看到自己的男人變得更強的,她們自然也不例外。
  “謝謝魔長老!”慕月含笑的接了過來。
  “月嵐,這件你拿著。”上海說完,取出了一柄碧玉長弓,此物看起來如同展翅欲飛的鳳凰般,道道流光流轉,強大的靈性令在場之人都禁不住感到胸膛一陣窒悶。
  天器……
  這是一件低階天器。
  玄木隆等人眼珠都快瞪出來了,雖然沒見過天器,但他們卻有所耳聞過,畢竟在極境之地中,低階天器幾乎可以算絕世寶物了,任何一件的出現,都能令五行族掀起一陣血雨腥風。
  別說低階天器了,就算是低階靈器,玄木隆等人都欠缺。
  對於法器,他們並不陌生,在此地待了近一個月,藤修經常拿出一件低階地器來顯擺,看得玄木隆等人眼紅不已,恨不得上前去將這傢伙給搶了,一件也就罷了,可當得知青依依等人都有後,有些年輕的高手甚至後悔了,當初為何不跟他們一起進入妖魔戰場,說不定也能弄一件。
  如果上海拿出的是地器也就罷了,縱使是高階地器,玄木隆等人倒還能接受,偏偏是一件低階天器,高階地器和低階天器雖然相隔了一個階位,但威力卻是千差地別。
  “謝謝!”
  碧月嵐臉頰微紅,不過還是接了過來,雙手微微觸碰著,感受著這件低階天器蘊含的強大力量,她感覺到,以如今自身的境界,加上這柄鳳凰弓,縱使是遇到靈聖境界的高手也有自保的能力了。
  隨後!
  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,上海又取出了一樣低階天器,送給了慕月。
  兩件低階天器,就連一向穩重的玄木隆都有些難以自持了,老臉漲得通紅,目光緊緊的盯著那兩件天器,一副恨不得與幕月或是碧月嵐交換一下身份的模樣。
  “依依,藤修,這些你們拿去。”
  上海取出了十件高階地器,還有諸多六七品的靈藥,以及一些可用的特殊之物。
  “都給我們?”藤修等人瞪大了眼珠。
  “當然!”
  上海點頭。
  藤修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,迅速沖了上去,玄木隆雖然也想衝上去,但身為玄木族長,他卻是不能這麼做,可接著他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份,也從上海手上獲得了一件,笑得都快合不攏嘴了。
  東西很快分發了下去,玄木隆等人笑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根了,每個人都欣喜若狂的抱著自己所得之物,這些東西是他們一輩子都奢望不來的,卻沒想到會在今日有機會獲得。
  除去大量靈藥外,上海還給了碧月嵐二女一部分九品療傷靈藥,這麼做是為了以防萬一,他可不想再出現之前的事。
  “大家準備一下,我們離開這裡,族長,這裡交給你了,我先出去一趟,等下就回來,然後我們離開這裡,回五行族去。”上海說完,走出了白門,目光頓時變得冷冽起來,渾身上下透出森然的殺意。
  隨著一聲“開!”,黑門開啟了。
  轟!
  一陣劇烈的爆響傳來,黑門再度恢復了平靜,上海衣不染血的走了出來,看也不看後面,因為沒必要了,黑門中的五行族的王族都已被他全部轟殺,這批人背叛了五行族,根本就沒必要活下去。
  解決了此事後,上海開啟了白門,將玄木隆等人放了出來。
  雖然此地異常安全,但卻是暫時的,他無法預料魔妖什麼時候會殺過來,一旦真殺到妖族的話,安全之地也會變成最危險的地方,而且讓玄木隆等人一直身處妖族之地,終究不是辦法。
  所以,離開是必然的。
  上海走在前方,玄木隆等人帶著數百族人,浩浩蕩蕩的朝祖殿外面走去,此刻的他瞳孔已經瞇成了一條細,凝目望著外面。
  祖殿外面。
  妖族奉禮尚未完成,加上上海被妖族喊到祖殿之中,三位妖王與一眾妖族高手和長者都沒離去,而是站於外面等候著。
  當上海帶著玄木隆等人踏出祖殿的瞬間,上千道目光全部集中了過來,三位妖王和所有妖族高手的瞳孔不約而同的縮緊成一絲,神情上充滿了愕然和震驚之色。
  誰都想不到,祖殿內竟然會藏有五行族人,而且不止一個,而是一大群人,他們是如何藏在裡面的?
  沒人知道,是上海帶來的?
  這個推測瞬間就被推翻了,因為這一批五行族人太弱了,帶著只是累贅,所以很有可能早就在祖殿內了。
  祖殿是什麼地方,那是妖族的聖地,連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都無法踏足,而如今卻被大批實力弱的五行族人踏進去了,這不止是對妖族的羞辱了,簡直就是將他們的臉踩在地上,然後再狠狠的踐踏幾腳。
  霎時!
  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目光散發出森然之意,這些人實力最弱都是靈聖境界,實力高的已快踏入妖王層次了,近千高手匯集而來的殺意是何等的恐怖,縱使是玄木隆等人,會被這股殺意震死。
  當即!玄木隆等人感受到了無以倫比的壓力,這股壓力幾乎要將他們給壓成碎片了。
  呲……
  一股更為恐怖的殺意沖天而起,將這上千名妖族高手和長者們匯集殺意撕成了碎片。
  玄木隆等人緊繃到極致的神經終於鬆弛了下來,但心中卻是沒有多少底了,看著如此多的妖族高手,他們臉色頓時煞白如紙,雖然他們看不出這些高手的實力,但卻是能夠察覺得到,並猜測出來,如果只是幾個也就算了,在場上千個都如此。
  難道,他們來到的是妖族的大本營不成?
  一念及此,玄木隆等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了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麼他們今天就等於羊入虎口了,而且還是進入了一群虎的嘴裡,再看這一批妖族高手和長者們充滿殺意的眼神,結果可想而知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