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PX

當初的萬毒聖地遺跡一行,可謂凶險無比。
  上海曾被卦天神目顯露出真身,當場有不少勢力的高手見到過,眾目睽睽之下,行跡早已敗露。
  以地魔之體擁有者的身份和能耐,要查到自己並不難,再加上對方乃是中荒聖地的少主,直接星門橫渡趕到萬毒聖地遺跡並不是什麼難事,可在上海離開萬毒聖地遺蹟之後,依舊未能遇上。
  原本,上海以為是自己運氣,現在看來不然。
  天地玄三體融合,將會化為太古第一戰體,對方身為中荒聖地之一的聖道殿的少殿主,絕不可能不動心的,更何況這位聖道殿的少殿主實力極為可怕,還獲得一名聖主的全部傳承。
  最主要的是,聖道殿少主是專程為了找尋上海而來的,絕不會這麼輕易放過,以對方的身份,萬毒聖地遺蹟的寶物根本就不會落入其眼中。
  “如果我是他的話,我也會選擇這麼做,不惜一切代價斬殺其餘二體擁有者,成就太古第一戰體……”上海想道。倘若不是實力不夠的話,他早就想去找這位聖道殿的少殿主一決勝負了。
  太古第一戰體!
  實在太誘人了,雖然上海沒見識過,也沒從古籍上看過,但身居太古天魔軀的他卻是能感覺得到,光憑太古天魔軀他就擁有著這般霸道的體魄了,若是吸納了其餘二體,成就太古第一戰體的話,世間誰能與之匹敵?
  所以!
  聖道殿的少殿主一旦得知消息,肯定會窮追不捨。
  但是恰恰上海卻沒與對方相遇,很顯然這位少殿主遭遇到了麻煩,或是阻截,不然早就追來了。
  而紫狐從頭到尾,偶爾會在上海出現一些麻煩的時候才出現,開始他就有些懷疑了,這個女人不會莫名奇妙的幫自己,雙方雖見過幾次面,但卻沒有任何關係可言。
  如今!
  在紫狐道出地魔之體有守護者後,上海當即恍悟了。
  守護者極為特殊,像昔日遇到的天妖守護者,就是為了專程守護天妖而存在的,守護是他們的宿命,是他們一世的追求和目標。
  天妖源自於遠古,乃是極為特殊的存在,有守護者並不奇怪,如今地魔之體也有守護者,這令他不僅懷疑,自己是否也有守護者,畢竟自己的太古天魔軀乃是與天妖,還有地魔之體並稱的古老傳承。
  像這些古老而強大的傳承,雖然繼承者實力不強的時候能夠發揮出超越同境界的實力,但在繼承者沒成長起來之前,都會充滿了各種變數,從古至今,各種古老的繼承者尚未成長起來就死去,並不少見。
  為了讓這些繼承者能夠活得更久,也少一些變數,這些傳承都會有守護者出現,他們不會干涉繼承者的歷練和成長,但在最危急的時候,才會出手相助,這就是守護者存在的意義。
  回想起來,上海越加感覺到紫狐可能是自己的守護者,不然她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。
  所以!
  地魔之體帶著自身的守護者前來萬毒聖地遺蹟的時候,紫狐出手了,但實力上可能有差距,或是為了阻止地魔之體和其守護者,她被打成了重傷,但也為上海拖延了時間,令他逃過了致命的一劫。
  上海可以想像得到,當時紫狐出手是冒著什麼樣的危險。
  “是你攔住了聖道殿的少殿主和他的守護者,為的是讓我能夠避開這一次劫難麼?”上海看著懷裡的紫狐。
  “你不用愧疚,這是我們身為守護者的宿命。”紫狐擠出一絲微笑,但卻因為傷勢過重的緣故,咳了兩聲,再度吐出紫色的精血,宛若紫霞般的精血落地,濺起一朵朵瑰麗的血花。
  看著地上的血花,上海的心微微一顫。
  如果不是今日相遇,他或許可能永遠都不知道,自己懷裡的這個女人,竟會是自己的守護者,原本他以為自己今日的一切,都是靠著自己的雙手獲得的,從未依仗過任何人。
  但是,他錯了!
  在自己的背後,懷裡的這個女人一直在關注著自己的成長,在守護著自己,並且還為了讓自己能夠躲過可怕的災劫,不惜遭受致命重創,差點因此而香消玉殞。
  她!
  在默默的守護著。
  上海如今才知道,他能不愧疚麼?
  一個人,還是一個女人在自己背後不斷的幫自己,而自己之前卻一無所知,甚至可能以後都不可能知道,因為守護者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是不會告知身份的,這有違守護的意義所在。
  “是地魔之體的守護者……此人加持在你身上的傷害,他日我會讓他十倍奉還。”上海聲音變得冷冽起來,眼神透出了濃烈的肅殺之意。
  “我相信你。”
  紫狐微微一笑,這次的笑容顯得無比真實,那是發自內心的笑,是一種因為自己付出得到肯定後的欣慰,她也知道守護者一輩子都不可能獲得承認,但是她得到了。
  雖然守護者最終會為守護之人而死,但那是天生的宿命,可是現在她卻是接受了,哪怕是死她也願意。
  隨後!
  上海從紫狐處得知了妖族如今的真正情況,最大的威脅不是五大妖王,而是潛藏在妖族背後的魔妖,這是最後一代妖皇所化,而且已吞噬了本體意識,實力極為可怕。
  若不是紫狐身負重傷的話,早就出手斬殺魔妖了,只是此刻的她根本無法動用任何力量,而且僅存的一些守護力量,她不會使用,因為這是守護力量,只能在守護之人發生意外之時用出。
  魔妖已經用魔威復甦了一批早已滅族的強大妖族部族,這些部族在昔年擁有著極強的戰力,像之前上海遭遇到的兩位妖王,就是魔妖復甦的,乃是昔年的兩位妖王。
  之所以伏擊上海,是擔心聖使傳承的出現,令妖族實力大漲,從而令魔妖喪失掉機會。
  可惜!
  魔妖並不知,上海所獲的乃是妖族最後一代聖尊的傳承,而昔年聖尊的部族早就滅族不知多少萬年了,這些傳承根本就無法被現今的妖族所用,所以只能算是死傳承。
  妖族大部分傳承斷絕也是因為如此,族群過多,每一個族群所具有的傳承都不盡相同,能夠功用的部分極少,畢竟妖族的先祖來源於荒獸,而荒獸模樣各異,能力和血脈也不同。
  從紫狐這裡,上海得知到,魔妖的勢力增加極快,雖與妖族整體還差不少,但也很強大了,若是再過一段時間的話,恐怕極境之地內將會興起一場大戰,而這一場大戰雖處於妖族,可很快就會捲到五行族中去。
  就算上海不想理會妖族,卻是必須得為五行族著想,還有他自己,因為魔妖最終的目的就是開啟聖山,將所有魔祖放出,這些魔祖可是上海今後用來抵禦魔性的助力,若是失去控制的話,再想收服就難了。
  “還好,魔妖因為妖滅印的存在,實力喪失了大半,如今只相當於妖王巔峰而已,否則以魔妖昔年的全盛實力,我也只能退而避之了。”上海喃喃道。
  因為傷勢過重,紫狐自我封禁,將身體封入了紫天晶中,雖然無法恢復傷勢,但卻是能夠阻止傷勢加重。
  原本上海打算取出自己的所有九品靈藥,但卻被拒絕了,因為紫狐的傷勢並非是一般傷勢,普通靈藥根本就沒用,哪怕是靈丹也如此,要恢復過來除非能夠找到療傷神物。
  神物!
  乃是大荒世界的至寶,任何一樣都難尋,更別說專程找療傷神物了。
  不過上海卻是想到了一樣東西,東荒無盡之海深處的水神源,此物可是療傷神物,可白骨生肉,令人迅速復生,反正三年內要前往一趟,他打算多獲一些,救治水憐殿主和紫狐。
  當然!
  目前最關鍵的是先將魔妖之事解決,不然自己一走,五行族和妖族可就要麻煩了。
  “差點忘了告知你一事,祖殿深處有你的一些朋友,五行族的王族被關押在祖牢內,如何處置,由你定奪,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……”紫狐說完,聲音漸漸淡去。
  “一些朋友……”
  上海目光一閃,迅速朝著祖殿深處走去。
  或許是因為祖殿的特殊,此地並沒有其餘人在,就連妖族的侍女等人都沒有,可能是紫狐擔心被人看穿身份,所以才沒有選用侍女之類的服侍,加上祖殿外的禁陣,倒是沒人看穿。
  祖殿深處是一條看不到底的長廊,順著長廊直走下去,上海很快來到了底部,這里左右分別有兩座大門,分別為一黑一白,上方佈滿了大量粗獷的聖文,這是妖族自古遺留的祖牢,極為堅固。
  據說這祖牢曾禁錮過大人物,所以上海也沒打算去嘗試一下大門的硬度,幸虧之前紫狐傳音的時候已將開啟之法告知,不然他也只能站在這里幹瞪眼。
  黑色大門是祖牢,而白色大門則為妖主居所。
  “開!”
  在上方劃動了一些紋路,並註入威能後,上海輕喝了一聲,白色的大門緩緩開啟了。
  霎時!
  上百道目光投來,雙方不約而同的一怔。
  上海的喉嚨鼓動了幾下,雖然這些年來他的心早已堅如神鐵,但那隻是對外人而已,可對於眼前這些熟悉的臉龐,他的心頓時軟了下來。
  目光一一掃視而過,最早認識的青依依、藤修二人,還有蔓羅、青弒天,昔日的玄木族族長玄木隆等人都在,看著這些人,古井不波的眼瞳微微閃動著絲絲光潤。
  “主人!”
  “林兄弟!”
  “上海……”
  各種叫法紛紛響起,幾乎所有人都激動無比,特別是木達和岩隆王,還有秋家老祖這三人,迅速上前跪了下來,行了主僕之禮。
  而青依依等人也跟著湧了上來,一個個滿臉雀躍和笑容,藤修二話不說,直接上去抱住了上海,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表示自己的激動,看著眼前一個個熟悉的臉龐,上海的心始終無法靜下來。
  數年過去了,雖然自身實力達到了靈聖巔峰,接觸的力量層次已達到了大人物和聖主層次,但上海心中最為牽掛,還是早年在玄木族認識的那一批人,這些人是他的回憶,也是他能夠以真心對待的人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