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FC

上海如此猜測是原因的,因為火聖祖炎炫就有九天玄魔的意識,原本他就很懷疑了,如今紫狐道出這一切,更是證實了他的猜測。
  雖然五行族的大部分歷史已經泯滅在世間長河中了,但還是有很小一部分歷史流傳了下來。
  從妖聖時代之後,五行族的聖祖先後出現過近千位,可關於這些聖祖的最終去向,卻無人清楚,就像是火聖祖炎炫一樣,莫名消失了,不知是死是生,所以在聖山內的聖祖墓穴內,都是空置的。
  五行族的聖祖,近千位聖祖,先後成魔……
  雖然早已猜出到了,但知曉這一切後,上海還是禁不住感到無比震驚,如果僅僅只是一兩位成魔也就罷了,那隻能算是巧合,而近千位聖祖先後成魔,這還是巧合麼?
  “為何所有聖祖都成魔了?”上海感覺到紫狐可能知道些什麼,索性就將心中疑惑道了出來。
  “不僅是五行族的聖祖成魔,連妖族的妖皇都成魔了。”紫狐道出了驚天之語。
  “妖皇也成魔?”上海大震。
  “沒錯,歷代妖皇都成魔了。”紫狐點了點頭。
  “為什麼?”
  “因為這是必然的。”
  見上海滿臉迷惑之色,紫狐嫣然一笑,收回了細嫩的小手,才緩緩說道:“這一次外出回來,你應該知道極境之地乃是一處被封絕的隔世之地了吧?”
  “嗯,外面布下了一個融合整片天地的大陣。”上海點頭道:“也不知是誰有如此能耐,竟布下這等驚世大陣。”
  “是妖聖時代的五行族和妖族聯手布下的。”紫狐說道。
  “兩族聯手布下……”
  上海已經震驚得無以復加了,“為什麼?五行族和妖族為何要聯手布下此陣?將兩族徹底隔絕在此地?”
  “為了遺留下傳承和血脈。”
  紫狐幽幽說道:“妖聖時代末期,兩族發展到了極致,卻不知出了什麼事,或許是因為兩族太過強盛,招惹天地大道所妒,以至於降下滅世災劫,妖聖統治時代無奈結束,為了遺留下傳承和血脈,兩族的蓋世人物費盡所有力量,在此地佈下了逆天大陣。”
  “滅世災劫……”
  上海深吸了一口氣,或許真如紫狐所說這般,妖聖時代出現滅世災劫,為了護住血脈和傳承,兩族才聯手封禁了極境之地,雖然兩族得到了殘喘,但也從而失去了發展壯大的機會,從而漸漸沒落了。
  當然,也可能是另有原因,但具體是什麼,沒人清楚,已經相隔了整整兩個時代了。
  “滅世災劫與五行族的歷代聖祖成為魔祖,似乎並沒有太大的聯繫吧?”上海不由問道。
  “極境之地所在的位置極為特殊,據說是大荒世界的極北邊境,此處再往北走的話,就是虛空之地,那裡沒有陸地,也沒有任何活物,只有一片虛無,從古至今,踏入虛空之地的大人物多不勝數,連蓋世人物都有幾位,但卻從未回來過。但卻有兩人回來了。”
  “兩人?誰?”
  “妖族的最後一代聖尊和五行族的最後一代宗主。”紫狐說道。
  上海臉色霎時一變,對於這兩位他並不陌生,因為在聖宗遺跡中他就見過這兩位,這兩人竟能夠從虛空之地回來,其餘蓋世人物呢?為何無法回來,偏偏他們回來了。
  每當想起聖宗遺蹟之事,上海就心顫不已,那位違逆大道者的存在,此人到底是誰?為何拘禁兩位蓋世人物,違逆大道者到底想要做什麼?
  “他們為何能活著回來?”
  “詛咒,他們受到了詛咒,所以活了下來,同時也將這可怕的詛咒帶回了兩族。”
  “詛咒?”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道:“你是說,兩位蓋世人物因為詛咒,也成魔了?”
  “嗯!這個詛咒來自於虛空之地,不在天地大道的限制之下,能夠以血脈傳承,所以連帶著兩族也遭受到了詛咒,一旦有人踏入神道境界,就會成魔。”紫狐說道。
  “一旦踏入神道境界就會成魔……”
  上海心中一震,自己也身為五行族人,那豈不是意味著自己一旦他日成為神道境界的大人物,就會變成魔?如果真是如此的話,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可不是好消息。
  火聖祖炎炫成為九天玄魔,他可是一清二楚的,那已經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,意識和身體完全被魔所支配,再也不是本身意識了,就算能夠恢復過來,也如炎炫這般,喪失掉大部分的記憶。
  日後能不能徹底恢復,都很難說得準。
  而且,炎炫是因為遭遇到了上海,以契約蘊含的遠古力量將他本體的意識強行抽出來的,若成魔後要恢復過來,除非找到另一個遠古契約者,可像上海這樣具有遠古契約者,大荒世界中恐怕再難出現第二個了。
  “這麼說,我也遭受到了詛咒?”上海懷著最後一絲希望問道。
  “嗯!”
  紫狐蔥白般的玉手輕輕摩挲上海的臉龐,幽幽說道:“這是你的劫數,也是你的命數。如果換做別人的話,要成魔恢復極難,但你還有機會。”
  “什麼機會?”上海趕緊問道。
  “靠你自己熬過來。”
  “你這話不是說了等於白說?”
  “並不是白說,而是事實,也是你的一次莫大際遇,只要你將自身的魔性駕馭住,那麼你的太古天魔軀就會達到大成,屆時只要踏入聖主境界,同境界之中將鮮少有人能夠與你為敵。”紫狐笑道。
  “駕馭魔性的機率有多大?”
  “應該有萬分之一!”
  “萬分之一……”上海心中一沉,這個概率低到了極致,基本上沒有任何可能。
  “別急,你現在才靈聖巔峰,按照你的提升速度,距離達到神道境界至少還有一百年的時間,這段時間你可以趁機將那些魔祖收服,若有他們相助,等你到神道境界後,魔性侵染之時,可讓他們幫你壓制一些。”
  “魔祖們可以幫忙?”
  “當然,他們暫時壓制魔性,為你贏得一些喘息時間。”紫狐微微點頭,“你還有足夠的時間,無需擔心。”
  “嗯!”
  上海點了點頭,吐出一口濁氣,自己不過才靈聖巔峰,距離神道境界還有很遙遠的距離,或許一百年,或許可能是數百年。
  而且只要自己踏入天道境界後,在距離突破神道境界的最後一步,壓制住就行了,屆時再想辦法來解決。別說萬分之一的機會,就算是十萬分之一的機會,他也得要爭取。
  五行族的近千位聖祖竟是魔祖,上海心頭的這個疑惑一解開,關於極境之地的魔域他也明白了怎麼來的了,昔年的魔祖創造出來的,上千位魔祖能夠壓制魔性,那麼妖族的妖皇呢?
  妖族的妖皇也成魔了,而且根據妖族的基數,昔年的妖皇數量,至少在五行族的聖祖之上。
  “妖族昔年的妖皇成魔後,它們現在被封印在何處?”上海不僅問道。
  “封印?”
  紫狐微微搖頭,道:“妖族與你們五行族不同,昔年的妖族聖尊知曉自身侵染了虛空之地的詛咒後,他給自己的血脈打下了永久不變的妖滅印,隨著血脈傳承,妖皇一旦成魔,妖印就會震殺妖皇,絕不會讓妖皇成魔,更別說封印了。所以妖族的妖皇都早已逝去了。”
  “妖族聖尊竟有這等魄力,真是佩服……”上海暗暗敬服。
  “所以,妖皇就算成魔,也活不了多長。”
  “那你方才說的魔妖?”
  “對,它就是最後一代妖皇所化而成。”
  “最後一代妖皇,豈不是六千年前的妖皇?”上海一驚,由於妖族的血脈傳承越來越稀薄,妖族獲取力量也越來越弱,而最後一代妖皇的出世,相隔至今已經六千多年了。
  “為何他沒有死?”
  “妖滅印隨著血脈傳承而傳承,經過兩個時代的傳承,妖滅印的威力已經大不如前了,所以最後一代妖皇沒有被妖滅印覆滅,依舊活在這極境之地中,而它一直在想著統御整個極境之地,所以上一代妖主被他所惑,我才將那位妖主斬殺的。”
  “所以,你才沒有露出真實面目,以免被妖族得知是吧?同時故意裝出受傷的模樣,引得五大妖王投鼠忌器,以維持妖族的發展?”上海接著說道。
  “我遮掩真面目,確實是為了避免被妖族得知妖主傳承已斷絕。但是,我卻沒有故意裝出受傷的模樣。”紫狐說道。
  “你受傷了?”
  “是啊,我受傷很重。”
  紫狐淒然一笑,臉色忽然一陣煞白,嬌軀微微顫動了一下,嘴角流出了一絲紫色的血液,這一絲血液如花般,緩緩綻放開來,瑰麗而炫目,這不是普通的血,而是精血。
  而與此同時,紫狐身上的生息時強時弱,上海神色一變,趕緊釋放出靈識查探,可是靈識卻被阻隔了,顯然是紫狐特意為之的,不過她卻將自身體內的情況顯露而出。
  五臟六腑早已破碎,連心臟都裂開了,而渾身上下的生機幾近斷絕,上海看得心驚不已,這等傷勢哪怕是妖族強橫的體魄,都難以活命,而這個女人竟然撐了下來。
  “祖殿內有先祖力量,我在此處可以養傷,只是傷勢太重了,難以恢復過來……”
  “被誰傷的?”上海沉聲問道。
  “你要替我報仇?”
  紫狐淒然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光暈,深深的看了上海一眼,搖頭道:“你還太弱了,不是那個傢伙的對手,除非你達到神道境界,駕馭住魔性,才有把握與那個傢伙對戰。”
  “那個傢伙是神道境界的大人物?”上海一怔。
  “他比神道境界的傢伙更可怕……”
  “誰?”
  “地魔之體的守護者。”紫狐說道。
  “守護者?還是地魔之體的?”上海心中一驚,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,在自己踏入萬毒聖地遺蹟之事,紫狐曾出現過,並告誡自己地魔之體已經來到了東荒中,當時他並沒太在意。
  畢竟,東荒如此之大,地魔之體不可能這麼容易找得到自己的。
  可是!
  萬毒聖地遺跡中,卻是連連出現驚天之事,而他的身份也差點暴露,雖然暫時還沒人看出,但上海估計那些超級勢力早就查出來了,只不過因為玄天聖主的震懾,才沒對自己下手而已。
  而紫狐去了何處,上海從未問過,也從沒了解過,更是不知她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,他已猜測到了什麼。
  “這麼說,你是我的守護者?”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