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WR

“相隔萬年,沒想到早已滅族的黑犀族居然又出現了……”
  一道虛弱的聲音從祖殿內傳來,忽強忽弱,聲音帶著一些磁性,又頗為清脆,令人難以辨清是男是女。
  只見一名渾身粼粼鐵衣,帶著一張狂獸面具的人突兀的出現在入口處,此人步伐輕浮,每邁出一步都極為艱難,彷彿隨時都要倒下的模樣。
  “妖主!”
  金吼妖王率先跪了下來。
  其餘兩位妖王先後跪下,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,也紛紛跪下行起了大禮。
  妖主!
  妖族之主,至高無上的皇者後人,據說妖主血脈源於真龍,乃是妖族中至高無上的血脈,但那隻是傳說而已,具體是否如此,沒人清楚,但每一屆妖主都具有可怕的傳承。
  上海凝目看著位於祖殿入口的妖主,感知無聲無息的伸延而去,可在觸及到那一身粼粼鐵衣的時候,宛若泥牛入海般,感知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踪了,顯然這件鐵衣頗為奇特。
  關於這位神秘的妖主,冥狼侯曾說過,他也只知道是上一任妖主的後人繼任,至於真實面目,沒人見到過,哪怕是五大妖王也未曾見過妖主的真實面容,而妖主常年待在祖殿內,更顯神秘。
  至於妖主的實力,據說還在萬罡妖王之上,甚至傳聞妖主已經達到了妖王巔峰的層次了。
  “又出現了……”
  上海心中咀嚼著這句話,這是妖主出現後開口的第一句話,他敏銳的察覺到了這句話中的一個關鍵字眼,黑犀族早已滅族萬年,可為何還有一個又字呢?這給人的感覺頗為矛盾。
  “起來吧。”妖主聲音虛弱無比,就連手都沒能抬起。
  “謝妖主!”
  三位妖王和妖族高手紛紛站回。
  這時,上海察覺到妖主的目光投向了自己,順著目光望去,可由於被狂獸面具阻隔,連眼睛都看不到,很難察覺到對方的情緒如何,也無法從眼神中判斷出對方到底是善意還是惡意。
  “見過妖主!”上海拱了拱手。
  “聖使無需客氣,我雖為妖主,但按照族中神律,聖使面見妖主無需行禮。”妖主說道。
  嗯?
  上海敏銳察覺到,萬脈妖王神色浮現出一絲異樣,而郝陽妖王神情依舊如初,不過臉上的微笑更加濃烈了,至於金吼妖王則沒有任何變化,而下方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神色各異,有皺眉的,也有眼中透出異樣的,顯然是因為妖主這一席話引起的變化。
  看來,妖族派系眾多,顯然不是所有妖族都偏向於妖主的,而妖主在如此多人面前說這麼一句話,是什麼意思?
  向眾人表明,拉攏自己麼?
  上海心中皺眉,思索了片刻,他收起了心思,目光投向了妖主,打算看看這一位神秘的妖主想做什麼。
  “聖使初到母峰,尚未進入祖殿奉禮,請聖使隨我進入奉禮。”妖主緩緩說道。
  “祖殿……”
  上海瞥了一眼,雖然大門早已開啟,但裡面已被隔絕,無論是目力、感知還是靈識都難以查探。
  “妖主,奉禮在外便可,無需進入祖殿吧?”萬脈妖王站了出來,道:“雖然聖使大人乃是秉承著傳承而來,但其畢竟非我妖族之人,祖殿乃是我們妖族至高無上之地,不容外族人踏入。”
  “沒錯,妖主,這與我妖族之禮不合。”
  “請妖主三思。”
  一眾妖族長者和高手紛紛站出,跟著勸說起來,這些高手和長者佔據了母峰大半的人數。
  “縱使聖使非妖族之身,但聖使身份一旦確立,就是我妖族之人。行了,你們退下吧。”妖主聲音變得嚴厲了些許,隨手一甩,滾滾妖芒席捲而出,恐怖的龍威震得在場的高手和長者退了一段距離,就連萬脈妖王都禁不住查後退了三步。
  當即!
  所有勸阻聲戛然而止。
  龍威……
  上海心中微微一震,不過眉頭卻擰得更深了,他敏銳察覺到,這妖主身上的龍威並非是從體內而發,而是從鐵衣上溢出的,若不是他感知超乎常人的話,都很難察覺到這一點。
  妖族中,強者為尊。
  妖主這一舉動,當即令萬脈妖王與諸多妖族高手閉上了嘴。
  “跟我進來!”妖主話音一落,已經出現在了上海面前,鐵手當即抓在他的手腕上。
  上海正要下意識掙脫,忽然嗅到鐵衣之下溢出的一絲芬芳,很淡,幾乎微不可聞,但是這股香味卻是令他神色微微一變,沒有出手阻隔,而是任由妖主拉著朝祖殿中掠去。
  妖主的步伐有些趔趄,但每一步踏出都給人一種縹緲無痕的感覺,就像是虛空漫步似的。
  果然!
  如同上海猜測的一樣,祖殿內有著強大的禁陣守護。
  萬脈妖王等人本想跟上,但卻在祖殿入口處硬生生的停了下來,沒有再前進一步。
  禁陣變化萬千,令人難以堪破,縱使是上海的強絕靈識,也難以破入禁陣深處,看穿這禁陣的真正模樣,不過他卻感覺到,這禁陣的威力絲毫不下於當初遭遇到的聖獸魂殺禁陣。
  不過,大體可以看出,這是一個變幻類型的禁陣,與五行族當初的聖殿禁陣差不多,但二者的威力卻相差了不知多少倍,一旦誤入的話,縱使是妖王也會被徹底滅殺。
  妖主的步伐極快,他一直沉默不語,拉著上海繼續前行,大約走了近三十個呼吸的時間,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,二人已踏出了禁陣,來到了一座大殿中。
  大殿內空曠無物,四周佈滿了妖族的聖文,這些聖文與上海見過的不同,不像是刻上去的,而是先天就存在的聖文,只見這些聖紋中,散發出雄渾無比的力量。
  這時!
  妖主鬆開手,緩緩轉過頭。
  “到了,我想你疑惑應該很多,是吧?”
  妖主古怪的聲調傳出,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,沒有那般虛弱,反而變得鏗鏘有力起來。
  “沒錯。”
  上海點了點頭,沉聲道:“不過在解開諸多疑惑之前,我想知道,你到底是誰。”之前那一絲莫名的芬芳,令他心震不已,因為他聞過不止一次了,很顯然眼前這位妖主可能是他熟悉的人。
  陡然!
  狂獸面具裂開了,縮入了鐵衣之中,一張絕美的臉龐浮現而出,糅合了女人的柔美、端莊和嫵媚與一體,不僅如此,還多了幾分狂野,如果這個世間有妖精的話,那麼這個女人就是一位動人的妖精。
  見到這名女子的剎那,上海的瞳孔猛地凝縮到了極致,目光禁不住移到了下方,那一對修長筆直的玉腿,玲瓏剔透而完美無比的足部,以及那素裹在上方的精巧銀鈴。
  可惜,令人心顫之物,已被鐵皮層層包住。
  “紫狐……”上海生澀的吐出這兩個字。
  “意外嗎?”紫狐微微一笑,絕美的姿容在這笑容襯托下,宛若百花綻放,極是動人。
  意外?
  何止是意外,簡直就是異常意外。
  誰能想到,如今的妖族妖主,竟會是紫狐,上海料不到,他根本就想不到這一點,若不是之前無意嗅到那一絲莫名的芬芳的話,他是不會隨同妖族妖主踏入到祖殿中的。
  這位神秘的女子,自從上海踏入這個世界開始,她就出現了,雖然知道她來自妖族,但卻從未清楚紫狐的真正身份,還有那一位更為神秘的仙奴,卻沒想到,這位紫狐竟是妖主。
  “你是妖族的妖主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不,我不是妖主。”
  紫狐微微搖頭,身上的鐵衣泛起了神芒,化為一顆珠子,落入了她芊細的手中,婀娜動人的嬌軀,在金絲紫紗襯托下,更加令人為之側目,恨不得將她攬入懷中。
  那一對雪白剔透的長腿徹底顯露而出,靈巧的銀鈴足環依舊存在,就連上海都禁不住被吸引住了。
  這個妖精……
  好不容易,上海才移開目光。
  紫狐嫣然一笑,不但不遮掩,身形反而微微飄到一丈高處,似乎是打算讓上海肆意欣賞一般。
  “你不是妖主,那妖主……”上海正了正神。
  “死了!早已被我殺了。”紫狐嫵媚的瞥了一眼。
  “殺了?”
  “是啊!”
  紫狐話音一落,令人心顫的嬌軀從上方落向了上海。
  上海下意識的伸出手,頓時幽香滿懷,那絕色的姿容與嬝娜的身姿,特別是挺翹之處,觸手溫軟無比,令他禁不住感到一陣血液翻湧,若不是一時之間不明白紫狐的用意,他說不定要狠狠教訓一下這個妖精。
  “為什麼殺了妖主?”上海正色道。
  紫狐伸出蔥白般的玉手,輕輕的拖起上海的下巴,道:“他該死!”如蘭如麝的芬芳,令人血脈噴張。
  “該死?”
  “嗯!上一代妖族之主自願成為魔妖傀儡,意圖顛覆妖族,將妖族全部化為魔妖,所以他必須死,不然整個妖族,包括五行族都要落入魔妖的執掌中,一旦聖山那些魔祖被放出來,極境之地將會生靈塗炭。”紫狐說道。
  “魔妖?聖山魔祖?”上海神色一變,迅速望向紫狐,“你怎麼知道聖山中的那些凶魔?”
  這件事他從未跟紫狐提過,而且聖山乃是五行族的禁地,那裡除去五行族的族人外,其餘人是無法踏入的,至於葬魔之地,則是上海意外踏入,才發現的那一處特殊地方。
  “咯咯!那地方對別人來說是禁地,但我要進入也不難,至於我為何知道,其實魔祖從妖聖時代以來就存在了,而且與你們五行族有著很大的關係,你想不想知道?”紫狐嬌聲一笑,旋即微微揚起絕色姿容,輕輕咬了咬下唇,吐氣如蘭的說道。
  “跟我們五行族有很大的關係……”上海神色變幻不定,此刻的他已無心去理會紫狐的挑動,目光閃爍了幾下,似乎想起了什麼,沉聲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聖山中封印的魔祖身份極為特殊,而且來自於我們五行族,這些魔祖很有可能是歷代聖祖所化?”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