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LK

“看來是時候該結束了……”白袍老者微微含笑。
  “未必!”天識尊者回道。
  “未必?”
  白袍老者沒有興趣爭論,因為無論如何爭論,都無法改變即將到來的事實,以他們的境界,如何看不出眼前勝負已分。
  五萬條道紋,聲勢是何等的恐怖和浩大,光是凝聚在一起的那股壓力,就足以將任何一名靈聖巔峰的高手給震跨了。
  北境聖女柳眉微顰,美目中不由自主的透出一絲憂慮。
  嘭!
  上海身軀傳來一陣聲響,宛如龍騰虎嘯,金黑銀三色神芒畢現,隨著天魔九殞的施展,九道本體極威灌注之下,宛若戰神臨世,雙臂舞動,直接迎向了轟來的五萬條道紋。
  大手一壓!
  五指狠狠的蓋在了那一座由三千道紋交織成的巨峰上,只見五指微微一曲,數百萬鈞重的巨峰,直接被捏碎,三千道紋化為了烏有,與此同時,左拳開弓,砸在道紋凶獸上,直接將它震得粉碎。
  這時!
  無堅不摧的道紋鋒芒從背後射來,雖然僅有兩千餘條道紋,但這鋒芒卻是尖銳無比,連精鐵形成的山體都能刺穿,更何況是區區修煉者的身體。
  “去死吧!”那名高手大喝。
  鋒芒直接刺在了上海的背部上,眼看就要刺穿了,忽然那名高手感覺到鋒芒被擋住了,無比的堅硬感,令他的鋒芒難以寸進分毫,擋住了,封芒竟然被硬生生的擋住了,而且還是用身體直接擋住的。
  “他的體魄……怎麼可能這麼強,他真的是人麼?”那名高手澀然道。
  轟!
  封芒被震碎了,連同那名高手也被打得粉碎。
  上海一掌拍了下來,九道本體極威的恐怖徹底展現,大手所過之處,密布的道紋紛紛被拍滅,支撐道紋的高手,要么被拍碎,要么被拍飛出去,砸落在遠處後,軀體才爆開。
  上海的體魄散發出三色神芒,宛如諸天神魔降世,每轟出一拳或掃出一掌,都會令數千道紋殞滅,至少一名絕頂高手震碎,所過之處,無人能擋下他的一擊,紛紛被掃滅。
  眼前的場面,看得人心驚肉跳。
  原本還面帶嗤笑的天道境界高人們,此刻已經收斂了笑容,神情滿是肅然和凝重,但更多的是震驚,雖然他們也能做到這一點,那是因為他們的境界遠在靈聖巔峰之上。
  而上海只不過是一名靈聖巔峰而已,竟擁有這般恐怖的能耐。
  霎時!
  場上只剩下最後六名靈聖巔峰了,這六人雖凝聚著道紋,但卻臉色煞白,渾身禁不住索索發抖,再也沒有之前驕橫跋扈的模樣。
  啪!
  上海一步跨上。
  唰唰……
  六名靈聖巔峰的高手臉色發青,下意識的朝後退了一段距離。
  “都給本尊滾!”
  白袍老者氣得肺都要炸了,隨手一拂,六名靈聖巔峰的高手被拍飛出了十里之外。
  “哈哈……”
  天識尊者昂首大笑。
  白袍老者的臉當即黑了下來,這也難怪,二十多名靈聖巔峰一起聯手,不但沒滅殺對方,反而被對方一手一個的,連同道紋一起拍滅,這其中還有著好幾位白袍老者所帶的高手,無疑等於在他臉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,打得他的臉火辣辣的。
  不止是白袍老者,火烈尊者的臉色也不好看,唯獨若水尊者沒有出現,所以倒是沒人知道他的心情如何,但應該也好不起來。
  “還有誰來?還是一起上?”
  上海掃視著眾人,一頭黑髮無風狂舞,黝黑的雙眸深邃如淵,不甚強壯的身軀,卻擁有著無比恐怖的體魄力量,僅僅只是這麼站著,就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神峰。
  如果說先前這句話遭受到不少人嗤笑的話,那麼現在已沒人能夠笑得出來了。
  方才的一幕,在場之人可是看得真真實實的,二十多名靈聖巔峰的高手,都被一一拍滅,這等威勢和能耐,已經不能以一般的靈聖巔峰高手的尺度來度量的了。
  一起上?
  如果是最初開始一起上,倒還沒什麼,現在還一起上?那豈不是徒增笑話?再說了,在見識到了上海的可怕後,在場的高手已經有不少打退堂鼓的了,畢竟他們的實力雖是頂尖的,但比起那二十多名靈聖巔峰的高手,也只是強上幾分而已。
  除去這些頂尖的不願上外,剩餘的就只有三大聖地和金器世家的傳人了,這五人代表著聖地和萬古世家,一起出手的話,絕對會落下話柄,有損聖地和萬古世家的威嚴。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由在下會一會道友。”
  金聖鋒走了出來,他的步伐很輕緩,但卻迅疾如電,一步跨出,已經來到了上海面前,沒有多餘廢話,右手輕輕一抖,雙指如鋒,金屬道紋交織而出,僅僅只有一千條的道紋,但這些道紋卻更為深奧玄妙,還隱隱散發出一絲絲的天地之威。
  “這是……”
  “金器世家無雙大術!破金神指!”
  “此術雖不是聖術,但在大術中也是頂尖的了。據說破金神指施展而出,能夠點碎所有金器之物。”
  “只是點碎金器之物有何用處?那小子又沒用任何法器。”
  “道友有所不知,金器之物並不指法器,但凡煉體者,體內骨骼和血肉內都蘊含金韌之性。破金神指修到極致,不止能點碎法器,更是能夠點碎煉體之人的骨骼。”
  遠處的高人議論紛紛。
  “去!”
  金聖鋒隨手一點。
  虛空沒有絲毫動靜,連一點漣漪都沒泛起,彷彿像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一樣,但是上海卻敏銳的察覺到了危險,身軀微微一動,迅速朝著左側橫移,一隻泛著金色異芒的手指憑空而現,點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  霎時!
  肩膀內的骨頭一陣凝縮。
  咔嚓……
  斷裂聲傳來,上海臉色頓時一變,他的肩部骨頭竟被方才那一指給點得裂開了,自從太古天魔軀出現後,除去遇到遠超自身境界的高手,同境界的高手中,極少有人能傷。
  這金聖鋒古怪的一指,居然能夠點碎他的骨頭。
  那不就意味著,擁有這大術,哪怕是低階天器,對方也能夠直接點碎?金器世家不愧是萬古世家,底蘊強得可怕,居然擁有這樣一種克制體魄強橫者的可怕大術。
  專門克制體魄的大術極為罕見。
  畢竟!
  大部分高手對付體魄強橫者,都是直接以強大的威能去轟殺對方。
  金聖鋒的破金神指,不但能夠點碎體魄,還能點碎法器,這等大術實在太強橫了。
  咻!
  虛空再度泛起金色異芒。
  上海倉促躲避,但還是晚了一步,被點到了左腳,當即腿骨被點碎,他的步伐頓時一滯,只是兩個呼吸的功夫,他的右臂和左腳的骨頭就被點碎了,徹底喪失了活動力。
  更可怕的是,這破金神指能夠無聲無息的洞穿虛空,聲息極為微弱,若不是上海的感知極強,根本就無法在關鍵時刻避開要害,縱使如此,還是付出了一手一腳的代價。
  “你再繼續躲也沒用,破金神指無聲無息,能洞穿虛空,並出現在任何一處。你吸收了那麼多體魄修煉者的體魄之能,體魄雖已達到了極強的程度,但你以為我金器世家就沒辦法治得了你麼?在我們先祖獲得借體聖陣之時,就已經獲得了破金神指,此指專門克制體魄強橫者。”
  金聖鋒笑了笑,道:“實話告訴你吧,昔年那位開創借體聖陣的絕代人物體魄幾乎堪比道器,一身修為晉至大人物境界,同境界之中,無人能與之為敵,但這位絕代人物最終還是死在了破金神指之下。所以,你也無法避免。”
  咻!
  三千深邃的道紋橫生,破金神指的威力暴漲了數倍左右,大地中蘊含的各種金銳之物,都瞬息被粉碎了。
  縱使是位於遠處的高手們,都感覺到身上所帶的金銳之物似乎遭受到了腐蝕一樣,漸漸的化去,有的甚至崩碎了,當場化為粉末,可以想像得到,若是被點中的話,渾身骨頭都會被徹底點碎,就算不死,沒有骨頭支撐後,也只能任由宰割了。
  “死!”
  金聖鋒嘴角微微翹起,一指點出。
  陡然!
  上海左腳狠狠踩在地上,震得大地轟隆作響,整個人如電般掠出,不過他卻是沒有退卻,而是直接施展天魔九殞,將九道本體極威的力量全部匯集在左拳之上,砸了過去。
  轟!
  虛空淪陷。
  強橫無鑄的力量迸發而出,一面面的虛空不斷崩碎,無盡虛空中摩挲出了密密麻麻的狂電,這一拳的威力,令在場的高手們無不感到心滲,特別是方才沒有出手的高手,紛紛的鬆了一口氣。
  “哼!無謂的掙扎。”
  金聖鋒眼瞳一閃,背後浮現出了一柄巨大的神劍,神異之相湧現而出,神劍插於大地之下,以大地為鞘,鋒芒被封,蘊含的恐怖力量吞吐不定,隨時都可能會迸發而出。
  嘭!
  拳頭砸在了神異之相上,強猛的力量頓時被徹底擋了下來。
  “這是……”上海愕然。
  “都說了,你所做的只是無謂的掙扎而已,你的體魄確實強得可怕,但卻是我們金器世家賦予你的,縱使你能勝過不少同境界的高手,但若你以為自己已經同境界無敵的話,那你就太自大了。有些人,是你永远战勝不了的,至於有些東西,也是你不配擁有的。”金聖鋒臉上揚灑著傲意,那是身為金器世家嫡系子弟的傲。
  “這句話說的沒錯,我不認為自己在同境界無敵,但是要轟殺你,還是搓搓有餘的。”
  上海神色一正。
  一尊巨型的身軀在他身後凝聚,這副身軀有些模糊,但身軀背後卻長著一對碩大的神魔之翼,神魔之相盡顯,天地降臨,神魔異相屹立於天地之間,以手掌天,以腳踏地。
  兩大異象頓時相撞在一起,那柄插在地上的神劍,頓時被神魔異相一拳砸了上去。
  “不……”
  金聖鋒大驚失色。
  可是拳頭已經轟落了下來,他根本就沒來得及防備,被這霸絕的一拳給轟成了碎片。
  這一幕只發生在瞬息而已,上海的神異之相出現的太快了,以至於後方的白袍老者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已經晚了,金聖鋒早已被當場轟殺,而他尚未消散的神異之相中的破碎神劍,卻被神魔異相抬手吸納,重新化為了一柄神劍,然後一起收回上海體內。
  “敢殺我金器世家嫡子,本尊要將你煉魂鍛魄,永世不能翻身……”驚天怒吼傳來,蒼穹燃起了滔天大火,火烈尊者暴怒之下,帶著滾滾三色火焰,一手拍了下來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