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 对对碰

瘋子是不能以常理來揣度的,特別是脾性古怪之人,實力越強,行事就越是由心。
  放棄道器?
  火烈尊者等人卻是不願。
  一旦上海落入天識尊者手中,那道器暮鼓自然就會落入萬罡殿手裡了,這是誰都不願看到的。
  萬罡殿本就是南荒霸主了,再多一件道器,肯定會更加強盛。
  可是不放……
  就得與天識尊者交手。
  靈識交擊,稍有不慎就會損及心神,重則甚至會震盪到魂魄,沒有數十年的休養生息,是無法完全恢復的。
  “原來是天識尊者,久仰大名,在下東荒天一聖地若水。”瓊樓內的那名尚未露面的尊者開口了。
  “本尊也不與你們多說,此子本尊準備帶走,你們可有異議?”天識尊者理都沒理若水尊者,直接說道。
  直接帶走?
  不止是在場的東荒各大勢力的高手們大為吃驚。
  這位天識尊者也太霸道了,竟要在三位尊者面前,直接將人給帶走?這種行徑,幾乎等於是在打三位尊者的臉了。
  上海微微一怔。
  原本他以為對方只是路過看不過眼幫一下忙而已,卻沒想到還要帶自己離開?
  這位天識尊者,真的打算救自己?
  上海眉頭緊皺,心情說不上開心,無親無故的,對方不會冒著得罪三大尊者的風險來幫自己的。
  仔細思索了片刻,他還是無法弄清對方的真正目的,或許是為了道靈,或許是為了其余東西,不管如何,能夠先保住性命才是關鍵,至於以後的,到時候再做打算。
  “天識尊者,你不過化身而來,莫非還想以化身對我三人?”火烈尊者瞇了瞇眼,目光如神焰,灼灼燃起,渾身衣袍泛起了洶湧的狂炎,周邊的一切都被焚為了烏有。
  “三人嗎?也好,本尊還未與東荒的尊者交過手,正好試一試。”虛空中,無盡的銳芒靈識化為了一具身軀,氣勢如虹,宛若神祇降世,浩瀚如星雲的靈識激盪著蒼穹之上,宛若一柄懸著的浩天神刃。
  濃烈的戰意在激盪,千里之內甚至能夠看到戰意撞擊之下濺射起的道道電花,這股恐怖的戰意,令在場的高手,無不感到心驚膽顫。
  白袍老者雖依舊滿臉堆笑,但渾身上下卻泛起了無數幻影,這些幻影每一個都佈滿了道紋,蘊含著滔天威能。
  而瓊樓已漂浮而起,蕩漾起了道道深邃的波紋,雖只有一條道紋,但這條道紋卻似乎能夠延伸出成千上萬條,彷彿沒有止境似的。
  四大尊者對戰!
  在場高手無不感到驚懼,就連天一聖徒等人,都早已退到了遠處,唯恐被四大尊者交手波及。
  眼看大戰一觸即發,一道洪亮的聲音傳出,“等等!”聲音不大,但在場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  霎時!
 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投向了聲音所在之處,只見開口的赫然是上海。
  “前輩!多謝您能鼎立相助,但是此事,在下想自己單獨解決,還望前輩見諒。”上海仰望著高空,對著天識尊者朗聲說道。
  自己解決?
  眾人大為吃驚。
  難道是因為承受不住壓力了,打算將道器暮鼓交出來不成?
  “你確定要自己解決?”天識尊者訝然道。
  “是的!”
  上海肯定的點了點頭,目光旋即投向了火烈尊者等人,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我承認,我不是你們的對手,你們要殺我,只需抬一抬手便可。”
  “既然你知道我們殺你易如反掌,那就該把那件東西交出來了。”火烈尊者哼了一聲,若不是天識尊者還在,他早就一手滅殺了此子,不知為何,他越看此子,越隱隱感到此子有威脅。
  “沒錯!你們確實殺我易如反掌,但是你們修煉了多少年?我修煉了多少年?如果身處同樣的境界,你們未必是我的對手。”上海怡然不懼的說道。
  霎時!
  所有人都靜了片刻,旋即躁動了起來。
  狂妄!
  太狂妄了!
  在場高手無不覺得上海太狂了,區區靈聖巔峰,就敢放下這般豪言。不說尊者境界,哪怕是其餘境界的高手,縱使是那些天賦異禀之輩者,都不敢說這般大話。
  “好,說得好!”虛空中傳來天識尊者的大笑。
  “胡說八道,最後問你一次,你交是不交?”火烈尊者的臉色早已發沉。
  “要我交也可以,自古以來,寶物之爭,有能者得之,若在場的天道境界之下者,能夠擊敗我,我便將那件東西交出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有氣魄,小兄弟,本尊支持你。”
  天識尊者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上海的身後,浩瀚的靈識之威,令在場的高手們,無不感到識海內的靈識被壓得死死的,魂魄更是狂躁,幾乎都快要被擠出來了。
  火烈尊者等人眼中的忌憚之色更甚了,沒想到這天識尊者的靈識之法造詣還在他們的預計之上,若是方才打起來的話,勝負都很難說,而且此人還曾有過與三名尊者對戰而不敗的事例。
  縱使是化身,也不能小看。
  “好!既然如此,我們這些老傢伙就不插手此事了,就讓小輩們來解決,不知天識尊者覺得如何?”白袍老者開口說道。
  “隨你們,若要想與本尊打,本尊隨時奉陪。”天識尊者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,嗆得白袍老者臉上的微笑也不由僵了一下。
  很顯然,白袍老者方才那一句話是在試探,看看天識尊者是否真的有這個底蘊,卻沒想到對方並不是單純的瘋子。
  白袍老者等人倒也不擔心,在場的靈聖境界高手佔據了九成,足足有四五十個,這些無一不是各大勢力的精英子弟,而且更是有天一聖徒這等已經一腳踏入天道境界的絕頂天賦弟子。
  區區一人,就要對付如此多的同境界高手,哪怕是車輪戰都能將對方給徹底壓垮。
  “等等!”天識尊者沉聲說道:“這不公平,你們派出如此多人,而他卻只有一個。”
  “天識尊者,提出挑戰的是這位小兄弟,而且他之前可是說了,寶物之爭,有能者得之,四十五個同境界的高手,其實不算多,若是絕頂寶物爭奪,豈止這麼點人,若要得寶,也得有足夠的能耐才行。”白袍老者笑著說道。
  “足夠的能耐?”
  天識尊者冷冷一笑,道:“既然寶物早已被小兄弟所得,那他的能耐就已足夠了,還用來與你們爭?行了,本尊不想多說,要打可以,但你們也不能什麼代價都不付出。這樣吧,要戰之人,若輸了就將身上所有值錢之物交出來。”
  “天識尊者,你不覺得太過分了?”白袍老者沉聲道。
  “過分?你們也配說過分?”天識尊者冷冷的瞥了一眼對方。
  “行了!我們都不用爭了,就按天識尊者所說的做吧,不過有言在先,若是他輸了,不將東西交出的話,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。”瓊樓內的若水尊者朗聲說道。
  上海看了一眼天識尊者,後者輕輕頷首,眼神透出善意之色,這令他不由感到有些怪異,隱隱間總感覺天識尊者並非是路過那麼簡單,而像是特意來幫助自己的。
  旋即!
  其餘人都退到了千丈之外,唯獨只有上海和各大勢力的靈聖境界的高手停留在原地。
  “誰先來?”上海喝道。
  “狂妄的傢伙,就讓我先好好教訓你一頓,記住了,我是千劍宗的劍無敗……”
  一名靈聖巔峰的高手一掠而起,一指點出,兩千條道紋橫空而出,以身為柄,道紋為鋒,能在靈聖巔峰化出兩千條道紋,足以看出這名高手的天賦已經很高了,若是突破到天道境界,至少在同境界中也是佼佼者。
  上海一步踏出,體魄如山岳,直接一拳砸出。
  轟!
  兩千條道紋彷彿被巨大的神錘砸中,紛紛爆碎,而位於里面的那名高手也被這一拳轟得四分五裂。
  敗了?
  靈聖境界的高手們頓時一陣吃驚。
  那名千劍宗的高手,雖然在眾人之中只能算是位居最末流,但要將此人給一擊轟殺,卻是極為不易。
  白袍老者等人眉頭微微一皺,不過卻是沒太過在意,以他們的閱歷和眼界,自然清楚上海的實力在靈聖巔峰不一般,不然也不會敢叫囂要挑戰同境界的所有高手。
  “第一個了!”天識尊者挑了一下眉毛。
  “不過才剛開始罷了。”白袍老者說道。
  轟碎那麼高手後,上海直接取走了地上的儲物袋,重新站回原地,目光投向了那一批靈聖高手,道:“不用浪費時間了,你們一起上吧。”
  一起上?
  在場的高手不由一震。
  “真是年少輕狂,不知死活。”
  “年輕人,自認有些能耐,狂妄是正常的,只有等吃了虧之後,才會知道後悔。”
  後方的天道境高人們紛紛面露嗤笑。
  “既然要求我們一起上,那我們就不客氣了,高師兄,不介意一同出手解決這小子吧?”
  “哼,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能耐。”
  “好,一起來吧。”
  頓時!
  二十餘名靈聖高手全部站出來了,唯獨只有天一聖徒等人沒有動而已,這二十餘名高手,無一不是靈聖巔峰的,每一個都是來自各大勢力,其中還有一半是來自聖地的。
  能夠成為各大勢力,甚至是聖地的弟子,這些人無論是資質還是能耐,縱使說不上絕頂,但也是達到極高的程度了。
  殺!
  二十餘名靈聖巔峰高手,紛紛釋放出了各自掌握的道紋,並將之交織成為了各種強大的大術,有的化成了巨峰,帶著數百萬鈞重壓而下,而有的則以道紋化銳,無堅不摧,還有以道紋化成恐怖凶獸……
  近五萬條道紋橫布,交織在一起化成的威能是何等的恐怖,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都感到一陣心驚肉跳,五萬條道紋,縱使沒有蘊含天地之威,但一起壓下的威力卻是極為強大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