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HT

三大尊者頓時面色微變。
  這一怒喝,不止是所有高手受到了影響,就連他們堅固無比的識海都出現了晃蕩的跡象。
  來者在靈識上的造詣,已達到了極為恐怖的地步。
  霎時!
  火烈尊者等人心生忌憚。
  達到尊者這等層次,彼此之間實力相差不到,尊者對戰的話,沒有超越對手等階的法器和大術的話,幾乎是沒可能轟殺得了對方的,哪怕是要重創對方都很難。
  畢竟,達到尊者層次的,哪一個不是經歷了一生的凶險,逐步成長起來,無論是手段還是經驗,都相差無幾。
  當然!
  也有例外的。
  像擁有聖主之資者,這類人在同境界之間,往往擁有著同境界無法比擬的恐怖戰力,絕不能以常理來揣度,其次則是尊王,特別是玄天尊王這種,也是屬於異術的一種,擁有蓋世之威,同境界幾乎立於不敗之地了。
  不過,這兩種人並不常見,數千年都未必會出一個,就算出現,遇到的機率也很低,可以算是忽略不計。
  最後一種!
  也是比較常見的,也是讓同境界的高手頗為忌憚的,這種人就是懂得靈識運用之法者,靈識之法極為罕見,任何一部靈識之法的面世,引起的轟動都不下於一件道器出世。
  要知道,修煉者幾乎都只修威能和境界,因為這是身體內實實在在感受得到的,而靈識卻是縹緲無痕,雖有些輔助的神通,如查探之類的,但要讓其擁有殺傷力,卻是不易。
  最主要的是,靈識源自識海,又與魂魄有著密切的關係,人體之中,最為重要的是魂魄,這也是最神秘的和脆弱的,哪怕是至高聖主,都無法堪破魂魄的真正秘密。
  識海受損,可能會令脆弱的魂魄受到震盪,輕則影響修煉者的心神,重則魂魄碎裂,形神俱滅。
  無論是哪個境界的強者,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用靈識,除非能夠保證自己的靈識遠超對方,否則一旦對方靈識強度遠勝於自己,那最終的下場,就是被反噬,最後因為靈識影響而被對手趁機絞殺。
  所以!
  大部分強者都只用靈識來進行搜查而已,極少會用來對戰。
  但是!
  卻有一類人,十分擅用靈識,而這些人都是有過際遇,或是獲得了靈識之法的運用之道,這種人就是強者們比較忌憚的,因為靈識無形無質,靈識弱的一方,不易察覺到強的一方的靈識。
  一旦對方施展靈識之法的話,另一方絕對會吃虧。
  要是遇到靈識之法造詣高的,那就更麻煩了,沒有驚人的手段的話,只會被對方吃得死死的。
  靈識之法造詣高的強者,絕對是大部分強者的剋星,只有極少一部分的特殊者才會有辦法應付,只不過這部分人屬於少數。
  如今!
  竟有一名在靈識之法一道造詣極高的尊者突然插手進來,火烈尊者等人自然臉色不大好看了,如果沒必要,他們真不想面對這樣的同境界強者。
  這時!
  蒼穹中的銳意化成一隻厚實的大手,拍了下來,足以焚燒一切的炙熱氣息,當場被拍滅了。
  上海渾身赤紅,彷彿被燒灼的炭火一樣,周身冒著滾燙的白煙,不過在深吸了兩口氣後,赤紅的皮膚漸漸的恢復了原本的顏色,他張開嘴,緩緩的吐出了一大口炙熱的濁氣。
  天一聖徒等人皆面露遺憾,沒想到會有一名大人物在關鍵時刻出手。
  在場中人,唯獨北境聖女美目中透出一絲莫名的輕鬆,不過這一絲輕鬆很快就消逝了。
  “多謝前輩相助!”
  上海誠心對著虛空拱了拱手,朗聲說道。雖然看不到對方到來,但他卻能感受到對方那浩瀚如星河般的靈識,幾乎將方圓萬里的範圍都籠罩了,如此恐怖的靈識量,實在太令人震驚了。
  “小兄弟無需客氣,本尊恰巧路過,卻豈知會遇到這等無恥之事,身為尊者,竟自降身份對後輩出手,本尊實在看不過眼了,所以才出手相助一二。”虛空中傳來那名尊者的聲音,但卻始終不見其人。
  火烈尊者臉色當即一沉,白袍老者和瓊樓內的那一位尊者,卻是沒有反駁,因為他們感知到,虛空的那位尊者,並非是擔心被他們聯手轟殺而不敢露面,而是對方其實此刻並不在萬毒聖地中,可能在數万里之遙的地方,以靈識傳神入此地。
  萬毒聖地遺跡,早已被毒皇用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封閉住了,大人物都無法破開,並踏入此地,這名神秘的尊者竟能用靈識穿透此地,可見此人的修為有多恐怖了。
  修煉到尊者這等層次,若是沒有生死大仇的話,基本上都不願平白無故的招惹同境界的高手,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名在靈識之法造詣上如此高深的尊者,而且看此人的脾氣,還有些古怪,連閒事都管,若是真撕破臉,還真不大好辦。
  恰巧路過?
  看不過眼?所以才出手?
  火烈尊者等人才不會相信這些,對方顯然是為了道器暮鼓和玄天尊王的軀體而來的,道器的價值,誰都清楚,那是大道之器,尊者持有的話,戰力將會成倍的暴漲。
  至於玄天尊王的軀體,價值更是在道器之上。
  雖然玄天尊王已死,但身體和魂魄卻被封存在眼前這座古怪的玉山之中,大道尊王這等層次後,魂魄及里面蘊含的記憶起碼要上萬年的時間才會逐步的消散掉。
  一個從萬古時代活下來的老古董,所擁有的價值幾何,沒人比火烈尊者等人更清楚了。
  現今的術法,都是從萬古歲月流傳下來,並經過前人衍化過,威力遠非當初所能夠相提並論,要知道,萬古歲月可是百花齊放的時代,那個時候的修煉者所修煉的大術更是強大無比。
  只是!
  在萬古歲月後的黑暗時代中,幾乎所有的修煉之法和大術都喪失了,只留下一小部分殘缺不全的,這些都是後來的前輩高人,憑著自己對大道的領悟,以及文獻中創始者創造的場面來修補的,雖經過無數代人補全,但威力卻遠遠比不上創始者所創。
  這是第一個價值。
  而第二個,則是玄天尊王的蓋世之威。
  文獻中曾記載過,昔日的萬毒聖地是被玄天尊王一手所滅。
  萬毒聖地可不是小勢力,而是超級勢力之一,真正算起來比起現今的東荒三大聖地都要強得多,縱使當時沒落了,但一大聖地留存的底蘊,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就被那麼覆滅。
  除非!
  出手之人實力恐怖至極。
  蓋世之法……
  縱使是火烈尊者等人,都極為動心,若是能夠獲得,縱使這一輩子成不了聖主,也能位列同境界中的頂尖,至少也可以立於不敗之地。
  最後則是玄天尊王的道。
  這才是最讓火烈尊者等人眼紅的絕世至寶,即將達到圓滿的木屬道韻,而且玄天尊王對道韻的領悟已經達到了極致了,若是他不死,並踏入聖主層次的話,將難以估量。
  這些道韻是完整的。
  縱使火烈尊者等人無法直接取用,但卻是能夠用以參悟,指不定能夠藉此成為尊王,或是踏入聖主境界。
  “本尊乃是金器世家火烈,閣下是何人?敢報上姓名?”火烈尊者昂著頭喝問,三色火焰灼灼燒起,整個萬毒聖地的溫度,再度上漲,連大地的塵土都被燒得冒出了縷縷黑煙。
  “南荒萬罡殿——天識!”
  “天識……”
  “竟是他……”
  “原來是這個瘋子……”
  火烈尊者等人神色再度一變。
  雖然東荒與南荒相隔極遠,一般修煉者一輩子都可能無法從東荒到南荒,但對尊者這一層次的強者來說,前往南荒一趟不過也就一年半載的時間罷了,而且南荒與東荒的一些勢力有所交集,所以火烈尊者等人自然知道這位天識尊者的來歷。
  南荒霸主萬罡殿,傳承自萬古歲月,據說是從萬古歲月就已經流傳下來的超級勢力,這個勢力在南荒中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在南荒內,萬罡殿代表著絕頂的勢力,乃是南荒的霸主。
  雖然東荒霸主是臨天聖地,但是臨天聖地只是實力相比起其餘超級勢力稍強那麼一點,所以才被冠以霸主的名號,但是臨天聖地卻無法統御整個東荒。
  而萬罡殿卻是不同,在南荒中,萬罡殿就是真正的霸主,大部分的超級勢力都以其為首。
  這就是差距!
  萬罡殿最可怕的不止是實力,而是它的神秘,每次都不顯聲色,但若是有人欺上門,當即以雷霆之勢覆滅,斬草除根,絕不手軟,無論是不信邪者,還是恣意挑釁者,下場都是如此,而且從萬古歲月之後延續至今,從未有過一次失手,據說,曾經萬罡殿還覆滅過一個同為南荒的超級勢力。
  天識尊者!
  這個名字,火烈尊者等人並不陌生,雖沒見過,但在南荒之中卻是極有名氣,昔年一個大勢力的一名尊者,搶奪了天識尊者弟子的寶物,並且還將其殺害,而那名弟子是天識尊者最喜歡的小徒弟。
  暴怒之下的天識尊者,隻身殺傷那個大勢力,與三名尊者對敵,最後不但斬殺了那名尊者,而且還重創另外兩個,而那一戰後,天識尊者的名聲頓時傳遍了整個東荒。
  有曾見過天識尊者出手的高人闡述,那時候的天識尊者極為瘋狂,幾乎是不要命的模樣,任何人見了都會心生膽寒,而天識瘋子這個稱號,也漸漸的在同輩中流傳開來了。
  當然!
  這些事蹟也從南荒流傳到了東荒這一塊,火烈尊者等人身為東荒的尊者,自然也聽聞過這些事。
  畢竟,修煉到尊者這一層次不易,一不小心殞落,數百年上千年的修煉就徹底白費了,自然要注意一下,哪些人能惹,哪些人不能輕易的去招惹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