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QO

不止是天一聖徒,就連金器世家的金聖鋒也在與火烈尊者傳音,顯然是在將道器暮鼓之事道出。
  霎時!
  火烈尊者目光投來,雙瞳如兩輪烈日,無以倫比的炙熱令上海體內的血液快要被蒸化了。
  雖早已體會過火烈尊者恐怖絕倫的實力,但這一次更加可怕,僅僅一個眼神,就足以將上海給燒化。
 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上海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,不過他卻沒有屈服,畢竟火烈尊者實力比自身高兩個境界以上,而且對方修煉的年限比自己久遠得多,若是給自己時間提升到同等境界,他無懼火烈尊者。
  “小子!交出道器暮鼓,饒你不死。”
  火烈尊者聲音充滿了霸道,僅僅一句話,就令整片天地變得炙熱無比,在場的高手像是置身於高溫火爐中一樣,不得不運轉威能抵禦,有的已經朝後退了一段距離。
  道器暮鼓……
  在場所有高手的目光,全部投向了上海。
  道器!
  那可是法器的極致,本身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威能,縱使是大人物也會無比的眼紅。
  如果一位大人物持有一件道器的話,在本境界之中,只要不遇到持有同樣道器者,或是擁有聖主之資的人物,幾乎是處於不敗的地步了,若是尊者這等層次的話,縱使不說聖主之下無敵,也相差不遠了。
  最關鍵的是,道器暮鼓乃是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道器,之前與金器世家的道器“金道晨鐘”曾交鋒過,在無人操縱之下,暮鼓還發揮出遠超“金道晨鐘”的強大,若是被人執掌,道器暮鼓所能發揮出的威能將更加驚人。
  雖然高手們的目光炙熱,但他們卻沒有任何行動,這些人都很清楚,有三位大人物在場,他們沒有絲毫獲取道器暮鼓的機會。
  “小兄弟,還是將道器暮鼓交出來吧,以你的境界也無法運用,縱使運用得了,也難以發揮出道器之威。”白袍老者開口了,依舊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。
  “風兄說的沒錯,小兄弟,只要你將暮鼓道器交出,本尊做主,予於你一件低階天器,再送你安然離開此處如何?”瓊樓內的大人物也開口了,聲音平緩,宛若碧水幽湖,給人一種十分寧靜的感覺。
  道器暮鼓!
  這等絕世大器,縱使是三名大人物也怦然心動。
  若不是早有約在先,萬毒聖地所獲之物,由各大勢力最終評定均分的話,指不定這三位大人物就已經不顧一切的出手了。
  三股恐怖的氣勢,暗暗延伸而出,全部集中在上海的身上,如同三重天地蓋壓,這般可怕的氣勢壓力,換做其餘靈聖巔峰的高手,早就被碾得粉碎了,縱使身負太古天魔軀,他的體魄也被壓得達到了崩碎的臨界點。
  啪啪……
  上海體內的骨骼已被壓得裂開,血肉更是被三股恐怖的氣勢壓成了一團爛泥,他緊咬著牙堅忍著,心底除了無奈外,更多的是憤怒,三名大人物為了道器暮鼓,竟無恥到用氣勢來壓死他。
  若不是體魄之前有過提升,如今他說不定已被這暗中延伸而來的三股恐怖氣勢給碾成碎片了。
  咔咔……
  骨骼的裂痕越來越大,死亡也越來越近了。
  不甘!
  上海極為不甘。
  道靈若是三位尊者之物的話,對方來討要,倒是無可厚非,可此物乃是無主之物,有緣者得之,自己尚未得到手之前,被別人發現,並獲取的話,他也不會去搶奪。
  自己以命換來之物,憑什麼交出?
  難道就因為三位尊者實力比自己強?就因為他們擁有隨手碾死自己的力量?
  這個世界上,強者為尊,上海自認目前自己確實不是任何一位尊者的對手,哪怕是對方一隻手指都足以碾死自己。開口脅迫索要,這也就罷了,三位尊者竟同時對他暗下殺手。
  如此無恥卑鄙的行徑,實在令上海心寒之餘又惱怒異常。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  上海提起一口氣,借用自身強橫的體魄,昂頭爆發出狂笑,“三位尊者大人同時對在下暗中出手,在下到底是感到榮幸呢?還是感到不幸?”既然臉皮都已經撕破了,他也就不在乎這些了。
  反正都一樣要死,為何要憋屈著死?哪怕是死,他也要咬對方一口。
  什麼?
  在場所有高手,皆面露驚愕。
  三名尊者竟同時暗中對上海下殺手?
  雖然是為了道器暮鼓,但這也太過了一點了。
  尊者是何等人物,那可是各大勢力的絕代強者,無一不是身份和地位極高者,三人竟做出這等齷蹉之事?實在是令在場的高手們無不感到心驚。
  “簡直胡說八道!本尊等人要殺你小子,只需一根手指就足夠了,何必暗中出手。敢誣陷我等,你找死。”
  火烈尊者勃然一怒,整片虛空震顫了起來,磅礴而可怕的炙熱氣息,滾滾而出,瞬息遮掩了原本的威勢,與此同時,另外兩股暗中發出的威勢,也在眨眼間消失不見了。
  不過!
  滾蕩的可怕炙熱,卻沒有消逝。
  站於後方的各大勢力的高手們,都能感受到這氣息中蘊含著恐怖的足以燒化一切的炙熱,無法抵擋,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,觸及到這恐怖的高溫,都會被燒成飛灰。
  這小子死定了!
  在場高人無不這麼認為。
  至於上海方才所說的三位尊者暗下出手,沒人會相信?尊者是何等人物?會對一個小輩暗下出手。
  “這就是大人物的風範?尊者之資?我呸!不過是藏頭露尾的小人罷了,要殺我就殺,何必找這麼多理由。”上海昂首大笑,毅然面對轟殺而來的恐怖的氣息。
  一頭黑髮狂舞!
  上海就這麼直挺挺的站著,神情毅然,沒有絲毫畏懼之色,在眾目睽睽之下,雙拳五指微微併攏。
  他想要做什麼?
  在場各大勢力的高手們面露訝異,難道他要硬拼火烈尊者的絞殺氣息?想到這裡,眾人無不感到震驚,在尊者的氣勢之下,區區靈聖巔峰的小子,竟要硬對硬。
  勇氣可嘉,但這等行為,無疑是死得更快一些罷了。
  驚天狂濤般的灼熱氣息,就像是一座無法跨越的神峰,滾滾蓋壓而下,而上海,就像是一顆沙礫,面對這等驚世之力,在眾人眼底,上海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。
  殺!
  天魔九殞!
  上海身軀頓時化得如同神鐵一般,被諸多神秘道紋籠罩,在死亡的威逼下,他潛在的威能全部爆發了出來,達到了靈聖巔峰都無法達到了最高極限,身上的神秘道紋,交織出了三道。
  陡然!
  識海中浮現出了那一張古族的壁畫。
  那名遠古的太古天魔軀擁有者,一拳轟穿天地,砸向五位蓋世人物的場面,這張圖散發出了古樸幽然的氣息,引動了身上的三條神秘道紋,金,黑,銀三色交織在一起,運化出無匹的氣勢。
  在這股氣勢的衍化下,上海的一拳,竟浮現出了當初遠古的太古天魔軀擁有者的一絲強大的奧義,灼熱的氣息被一拳砸中,頓時劇烈晃動了一下,旋即像是被凍結了一樣,不斷崩碎。
  不過!
  在外人的眼中,上海已經被滔天的灼熱氣息給吞噬了。
  但是火烈尊者卻是心中大震,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氣息竟被轟破了一道。雖然僅僅只有一道,但卻是足以震驚眾人了,若不是因為萬毒聖地隔絕了靈識的話,另外兩位尊者也會勃然色變。
  尊者是何等層次。
  那是跺一下腳,方圓萬里大地都要震上一下,這等修為和境界,若被讓人知曉被一位堪堪達到靈聖巔峰的後輩給轟碎一道氣息的話,絕對會震驚整個大荒世界。
  越兩個境界,竟還有還手之力……
  哪怕是歷代聖主年輕之時,在靈聖巔峰境界的時候,也未必能夠做到這般程度。
  火烈尊者臉色變了變,此子必須死,這樣的小子,若是讓他活著,一旦成長起來,達到更高境界,將會成為大患。
  靈聖巔峰就可以破掉尊者的一道氣息了,要是到了天道境界,同等境界之中,絕對無人能與之對敵,更主要的是,火烈尊者察覺到,置身於灼熱氣息內的上海,體魄強得可怕。
  這等體魄強度,已經不下於荒獸幼獸了,縱使今後體魄不再成長,光憑這份體魄,只要修為增長起來,除非是高一境界的強者,不然同境界之中絕對無人能夠斬殺此子。
  所以,此子必死!
  火烈尊者不擔心殺不死上海,因為灼熱的氣息有三道,剩餘兩道足以覆滅對方了。
  上萬度的高溫,足以燒化世間一切。
  一拳破開了一道灼熱氣息後,上海的威能耗盡了,眼看著滔天灼熱氣息湧來,他沒有放棄,一拳再度砸出,沒有了威能,只有體魄的力量,憑著方才識海內尚未消除的壁畫,震得滔天灼熱氣息停滯了那麼一瞬。
  僅僅一瞬而已!
  尊者之威!
  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撼動的,二人的境界修為相差如同天地。
  要死了嗎……
  上海心中說道。
  不!
  我不會死……
  強烈的不甘與求生,讓上海心中再度升起了熊熊的戰意,尊者又如何?縱使要殺自己,也要付出代價,當即他沒有再留手,雙目中凝化殘神術,而蒼穹大道所化的“怒”訣也施展而出。
  轟!
  上海身軀如神峰壓入大地,震得周邊轟隆而動,雖然他知道縱使發揮出全部的底牌,也無法抵禦這兩道滔天灼熱氣息,但他卻不會輕易放棄。哪怕只有一絲生路,他都要爭取,如果沒有生路,就打出生路來。
  陡然!
  蒼穹之上,一道銳芒浮現,瞬息遍布,彷彿整個蒼穹已被銳化了一樣。
  “給本尊住手!”
  一道怒喝傳來,宛若神祇的旨意。
  在場所有高手只感到識海轟然一炸,頓時一陣天翻地覆,就連魂魄都差點被震了出來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