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EZ

玄天尊王緩緩收回雙臂,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毒皇爆碎的身體,微微闔上雙眼。
  “前輩……”上海大驚失色,他感覺到玄天尊王的生息正在逐漸消退。
  “吾沒事……”
  玄天尊王聲音微弱,幾乎毫不可聞,“小友,吾今生大部分心願已了,雖尚有些許心願未了,但已無大礙,只是尚有一事,還請小友幫忙。”
  “前輩請說!”上海點頭道。
  “封邪台內,三大邪王雖身隕,但他們的邪魂未消。若是其餘邪族甦醒,定會讓三大邪王恢復過來。這三大邪王乃是從遠古時代就活到至今,一身修為早已位臨蓋世人物之境,只是它們早已被封,以至於實力只有遠古時代的萬分之一,吾才能毀去他們的軀體。”
  “僅有遠古時代的萬分之一……”上海心中劇震。沒想到這三大邪王的真正實力竟如此恐怖,要是三大邪王徹底復甦過來,並恢復昔年的實力的話,大荒世界還有誰能阻?
  幸虧玄天尊王將它們鎮壓了無數万年,將它們的實力削弱到了極致,不然換做別人的話,早就身隕了。
  “封邪台內有昔年至高聖主——萬滅聖主的道紋,雖然不易被打開,但也保不准有人會開啟此地,一旦邪族臨世,這大荒世界都將會生靈塗炭。”玄天尊王聲音越來越弱。
  “前輩!您是讓我阻止其餘人?”
  “你的實力還太弱了,難以阻止,只會讓自己遭遇凶險,封邪台已被吾封閉,加上萬滅聖主留下的道紋,一時半刻是無法開啟的。”
  “前輩,那您是讓我?”
  “封邪台內有一柄邪矛,你應該發現了吧?”
  “嗯!”上海點了點頭。
  “此物原本為一柄神矛,但卻被邪族所獲,最終被它們煉製成為了邪矛,並在遠古期間,用此物殺傷了諸多高手,其中更有一名至高聖主不慎被它轟殺,神魂被鎮於矛中。”
  “至高聖主被殺,竟然是真的……”
  上海面露詫異,原本他以為只是邪矛幻化出來的幻境而已,卻沒想到,邪矛真的斬殺過一名至高聖主,得到確認的消息,實在太過於震驚了,若是此事傳遍大荒,絕對會引起驚天波瀾。
  “此矛來歷不明,但卻有人說過乃是神人持有之物,後來才被邪族所獲。此邪矛內封存至高聖主的神魂,若是讓它斬盡千萬生靈,就能將此神魂煉化,一旦出現如此情況,它將會徹底破開封印,若是再度落入邪族之手,那大荒之中再無人能阻得了持有者。”
  “至高聖主也不行?”
  “除非神人重臨……”玄天尊王說到這裡,止住了話題,“若你二十年內能踏入神道境界,希望你前往中荒的無源神地,尋來星月本源,洗滌神矛上的邪意,以免它再被邪族所用……”
  “二十年內踏入神道境界……”上海一怔。
  “若是不能,你就將此事昭告如今的各大勢力,自然會有大人物……前往……無源神地去尋……”玄天尊王聲音開始變得斷斷續續。
  “前輩……”
  上海心中一顫,他頓時明白玄天尊王的意思了。
  玄天尊王已將他當成了傳人,後面那句話的意思,就是告訴他,若你有能力,就取走神矛,若是沒有能力,就只能讓別人去取,這就意味著,若上海能率先獲得星月本源的話,就能獲得神矛,成為其持有者。
  神矛!
  這可是一柄連至高聖主都轟殺過的絕世神兵,價值比起道器,更是不可估量,如果此物面世的話,絕對會引起大震動。
  而玄天尊王告訴他破解神矛上邪意之法,就等於上海擁有了獲取神矛的先機,因為其餘人都不知道,中荒的無源神地裡的星月本源,擁有洗滌神矛邪意的大功用。
  望著玄天尊王,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單膝跪了下來,發自內心的深深的叩拜了三下。他不拜天不拜地,更不會輕易拜別人,但玄天尊王卻是值得他一拜,因為此人是個可敬的人物。
  這位從萬古歲月活到現今的大人物,以自己之身,鎮壓邪族三大邪王無數万年,跨越兩個時代,除去彌補自己的過錯外,更多的是憐憫眾生,面對昔日大仇,玄天尊王依舊懷著赦免的心懷。
  這是何等的胸懷。
  最後!
  玄天尊王依舊不忘邪族對大荒世界人族的威脅,將一切要事告知了上海。
  這般人物,不可敬,還有誰可敬?
  咔嚓!
  大地湧動,地殼紛紛裂開了,無盡的生機從地下湧出,漫天翠碧之氣,盤旋繚繞,氣息勃發而附帶生之奧義。
  只見這莫名出現的漫天翠碧之氣,緩緩纏繞住了玄天尊王,如同結霜一般,層層的將他給封了起來。
  這般異象,令上海頗感驚奇。
  層層裹動之下,玄天尊王的身軀徹底被封存了起來,翠碧之氣不斷凝結,漸漸的,一座煥發著汪洋般生機的玉山完全封存住了玄天尊王的軀體,晶瑩剔透的山體上交織出了一條條清晰的紋路。
  這些紋路如老樹盤根般,遍布整座玉山,竟讓人衍生出一種大道至理的感覺,彷彿這不是一座玉山,而是大道烙印之處,天地大道顯化的結果。
  “前輩……”
  上海愕然的看著眼前的玉山,剔透玉山中,早已失去生息的玄天尊王,依舊保持著原本閉目盤膝而坐的形象,生息依舊消失了,但他的模樣卻多了幾分說不出的神采。
  “據聞萬古歲月之時,玄天尊王以一人之力,覆滅整座萬毒聖地,這傳聞從古至今依舊流傳於各種文獻之中,卻未曾想到,玄天尊王竟從萬古活到現在,可惜本尊來晚了一步,不然倒是可以見識昔日尊王風采。”
  虛空中不知何時已多出了一名白袍老者,此人只是靜靜的懸在那裡,沒有絲毫的氣勢,也沒有一點威能氣息,就像是個普通的老者,這種截然相反的矛盾感,在別人身上或許會很突兀,但在這老者身上,卻出奇的融洽。
  看到這麼白袍老者的剎那,僅僅只是一眼,上海的胸口猛然一陣發悶,彷彿整片天地重量都壓在了他身上一樣。
  大人物!
  這名白袍老者赫然是一名大人物。
  上海心臟猛然一陣抽搐。
  “風老怪,這麼多年了,你脾氣一點都沒變,還是如此虛偽。”另一道聲音從虛空傳來。
  唪!
  虛空燃起了滔天大火,紅黃籃三色火焰灼灼而起,無比炙熱而霸道的溫度,霎時將大地上的一切都燒成了灰燼,從虛空深處掠起一股巨型的風暴,而這帶著恐怖殺傷力的風暴,竟被點燃了。
  燒化的風暴中,一名頭髮如狂焰,渾身赤紅的中年男子踏步走出,每一步下去,都會迸射出恐怖的火花。
  烈火尊者……
  上海的心霎時一緊。
  昔日在萬毒獸巢穴中,將萬毒母獸轟殺的正是這名中年男子,而且當時上海還差點被烈火尊者碾殺,昔日的一幕,他並沒有忘記,反而記憶如新,沒想到烈火尊者會出現在此地。
  面對烈火尊者的嘲諷,白袍老者神情依舊面含微笑,似乎並不在意對方的諷刺一樣。
  兩位大人物……
  “三百年不見,兩位可安好。”
  一道低沉而略帶磁性的聲音傳來,只見遠處一座散發著神光的瓊樓飛掠而來,沒有白袍老者那般內斂的恐怖威能,也沒有烈火尊者這般霸道蠻橫的撕開虛空風暴。
  有的只是柔和如水波般的氣息,但這股氣息卻如同繞指柔,只要被侵入將會被繞斷一切生機。
  這座瓊樓,赫然是天一聖地碧水龍龜身上的那一座,上海頓時明白了,為何當時自己會對這座瓊樓產生一種莫名的戒備,原來里面隱藏著一名實力強大的大人物。
  “若水尊者,確實多年不見了。”白袍老者輕輕頷首。
  “還沒死。”
  火烈尊者沉聲回了一句。
  這時!
  遠處陸續有人飛掠而來。
  “是他們……”
  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來者不是別人,正是臨天聖徒等三大聖地的傳人,還有金器世家的金聖鋒,以及一些陌生的年輕高手,這些年輕高手中有數人飛掠時刮起滾滾熱風。
  北境聖女也在其中,當看到上海的時候,美目中透出一絲異樣,但很快就恢復了原本的模樣。
  只見,掠來的三大聖地傳人紛紛聚攏在一起,朝著瓊樓方向而去。
  “見過若水尊者。”三大聖地傳人依次拱手行禮。
  “嗯!”
  瓊樓中傳出聲音。
  與此同時,金器世家和個別陌生的年輕高手,掠向了火烈尊者,依次行了大禮,至於剩下的高手,則是來到了白袍老者的後方,這些人的衣著服飾打扮各異,顯然不是同一個宗門的。
  各大勢力的傳人依次站於一名尊者後方,涇渭分明。
  雖不知三大聖地為何只來了一名大人物,但上海感覺得到,三大聖地,萬古世家和那名白袍老者,赫然都是代表著一大勢力,似乎各大勢力已達成了協議,只派三名大人物前來。
  東荒勢力眾多,彼此之間關係極為複雜。
  很顯然,這三名大人物,應該是各大勢力的代表,一方代表聖地,一方代表萬古世家,而另一方則代表不知名的勢力,之所以派出這些代表,是為了避免各大勢力彼此之間爭奪太過激烈,從而引發大戰。
  上海雖猜測的不盡實,但也相差不遠了。
  東荒各大勢力確實是為了扼制出現大混戰的情況,但最大的原因是,因為南荒的各大勢力,包括萬罡殿派出了大量的高手前來東荒,以至於東荒各大勢力不敢過於調動高手來萬毒聖地。
  萬毒聖地遺跡寶物雖貴重,但卻及不上整個東荒,若是為了一個聖地遺跡,而令東荒陷入南荒之手,這個損失就太大了。
  這時!
  上海察覺到臨天聖徒的目光,注意到對方的神色帶著異樣之色,似乎有些遺憾和失落,又像是與什麼貴重之物失之交臂的模樣。
  陡然!
  上海敏銳的察覺到,站於後方的天一聖徒正在與瓊樓中的大人物交談,而且對方還不時投來古怪的目光。
  “你確定此子就是獲得道器暮鼓者?”瓊樓中的聲音充滿了威嚴。
  “我無法確定他是否獲得了道器暮鼓,但道器暮鼓消失的位置上,此人就在附近,我用昊水聖術查探過,除去對峙的臨天聖徒外,再無他人,而且此子身上還有著道器暮鼓遺留下來的氣息。”
  “若真如此,那道器暮鼓十有八九在此子身上了。”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