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AIN

妖族實力果然可怕。
  同階之中,就勝人族三分了,再加上妖族所修的乃是本身,原本身體就堅硬如鐵,隨著境界加深,軀體經過蛻變後,更是難傷分毫。
  中廳內賓客上百,竟被以妖族高手為首的三十多名妖族壓得死死的。以一敵三,還佔據了上風,若不是妖族高手不多的話,恐怕整個極境之地早就被妖族所統治了。
  “為首的妖族高手實力還真可怕,靈王境界之下,根本無人能夠壓制得了他……”
  上海好不容易才壓下翻湧的氣血,方才那一擊,差點被震成重傷,主要是因為幽香咒的緣故,施展天魔並體術後,他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只有平日的三分之一而已。
  看了一眼後,他立即轉身朝著廳外跑去。
  如今!
  不止是中廳,就連外面也有不少妖族高手在與秋家高手對決,連上廳內都傳出了一陣可怕的爆響。
  妖族派來的高手,有些出乎上海的意料,原本他以為只有自己這一行人而已,卻沒想到這一次妖族高手竟出動了不下百位,而且都是在靈師四境以上的,幾乎可以算是精英層次的了。
  “不知道妖族的神物到底是什麼東西,竟能讓妖族派出如此多的高手前來搶回……”
  上海暗暗揣測,腳下卻沒有停下,繞過了一道道的禁制朝著西院方向挪動,幸虧他早已生就靈識,秋家佈置的禁制極多,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到裡面,有的禁制是困人的,而有的則直接絞殺陷入者。
  期間已經有一些妖族高手和賓客誤入禁製而被絞殺。
  如此多凶險的禁制,看得上海頭皮發麻,要是換做其餘靈師境界的高手的話,在不知禁制的情況下,鐵定是有死無生。
  嗷!
  震天的獸吼,在秋家上空炸響,宛若沉雷般,令籠罩秋家的防禦大陣連連晃動不已。
  大陣內,氣流猶如驚天浪潮,席捲而過。
  嘩啦……
  房屋大片倒塌,樹木和岩石被恐怖的聲波震得爆碎,離防禦大陣較近的秋家高手們,當場被震倒在地,就是遠一些的實力稍弱者,都禁不住大口吐血。
  就連上海身上的防禦魔元和真元,都差點被震碎,耳膜更是被炸得刺痛,臉色頓時一變。
  這道吼聲太可怕了!
  被秋家防禦大陣阻去了大部分威力,還能發揮出如此可怕的威能,若是沒有秋家防禦大陣的話,恐怕不少人都會被震成碎片,靈王境界以下,恐怕都要被吼傷。
  晴朗的天空中,一道驚天裂痕突兀的呈現而出。
  一隻巨大的金色獸爪伸延而出,密布的黑光神雷閃爍不已,猶如一道道細小的蛟龍來回舞動,撕扯之下,裂痕越來越大,磅礴而恐怖的氣勢壓製而下,整個秋家上下,不少高手皆感到胸口沉悶不已。
  太可怕了!
  這是什麼妖獸?還未出現,氣勢就這般恐怖,難道是妖族的妖王不成?妖王臨世,這對秋家來說,可是滅頂之災,任何一名妖王都擁有著極為恐怖的威能,據說舉手抬足之間,能夠輕易毀滅一座城池。
  感受著那股驚天威能,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太可怕了,連他都難以生起反抗之心。
  撕裂空間,借力橫渡。
  雖然靈王境界的高手都可以做得到,但一般都不會去做,像這等輕鬆撕裂空間的,至少都是靈王三境以上,已觸碰到大道韻律者。
  嘩啦……
  裂口變大了!
  一頭如同小山般的金甲巨獸出現在裂口外,此獸外形如麒麟,但卻沒有角,渾身上下佈滿了細鱗,如水晶般的鱗片煥發著道道異彩神光,黑色雷光遍布周身,頸部鬃毛宛若天火般灼灼而起。
  “難怪聲威如此恐怖,原來是金吼巨獸……”上海沉吟道。他在玉簡上看過,金吼巨獸乃是遠古荒獸中的雷吼獸的後裔。
  雷吼獸在荒獸中,可是極為強大的異種,自身道韻天成,能夠駕馭神雷天火,具有覆滅一方天地的超絕威能,在遠古傳說中,血脈純正的雷吼獸甚至擁有堪比神魔般的恐怖力量。
  雷吼獸有不少後裔存世,但大部分的後裔血脈和傳承都早已盡失,再無雷吼獸遠古的強大威能,唯獨只有金吼巨獸,還保留了很少一部分的傳承,連雷吼獸的萬分之一都不到。
  縱使只有這萬分之一的傳承和血脈,金吼巨獸也是極為強大的,哪怕它們不修煉,成年之後也擁有堪比靈王一境高手的可怕實力。
  所幸的是,妖族內的金吼巨吼也不多,只有寥寥幾隻而已,每一隻在妖族內的身份都頗為崇高。
  在金吼巨獸身後,飄飛著一女二男,女的一身半透明黑紗,窈窕身姿半露半掩,再配上嫵媚妖豔之色,一舉一動之間,竟有著勾魂奪魄之姿。
  下方的秋家不少高手,目光都緊盯著此女,眼神炙熱,恨不得將她剝光。
  “墨嬌這個妖女果然來了……”上海暗暗咬牙。
  在墨嬌身側,還有兩名雄壯如塔般的男子,這二人面容頗為相似,有些像是兄弟,二人周身都遍布著濃密的長毛,皆為金色,緊繃的肌肉下,發出清脆的鏘鏘金鐵作響聲。
  體硬如神鐵,一看就知道這二人乃是以煉體為主的妖族。
  這樣的妖族高手,上海剛剛才接觸過,不但堅硬無比,渾身就像是低階靈器一般,爆發出的威能極為可怕。
  那名妖族高手不過才靈師六境,眼前這二人至少都是靈王境界,恐怕連毛髮都煉得擁有高階靈器般的威能了。
  三大靈王境界高手,還有一隻金吼巨獸,散發出的威壓極為恐怖,下方秋家的高手一個個臉色泛白,有的頭上和背部早已被冷汗浸濕,實力稍弱的早已當場被壓得昏死了過去。
  如此恐怖的壓力下,秋家高手和賓客們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不足之前的七成,原本還均衡的戰局,有利的一面頓時扭轉向了人數不多的妖族高手。
  “難怪說靈王境界的高手,才是一個望族的根本,有這等實力的高手坐鎮,哪怕是不出手,光是散發出自身威壓,都足以令望族有獲勝的希望了……什麼時候我也能達到如此境界。”
  上海禁不住心生嚮往。
  如果不是自身資質達到了中品,身上還有道丹煉製之法,以及神樹之下領悟大道韻律的話,成為靈王境界的高手,他是想也不敢想。
  現在他雖能靠天魔並體術外加魔臂,擁有堪比靈師五境以上的強大戰力,但真正的本體實力不過才靈師一境而已。
  靈師境界之後,每跨越一境,都比前面提升九階的總和還要難得多,幾乎是呈幾何倍的增長的,資質越差,提升就越艱難。
  要知道,資質關乎著修煉的速度。
  若是下品資質的話,哪怕是有諸多天材地寶在面前,因為資質緣故也無法完全吸納,哪怕修煉百年也別想達到靈王境界。
  靈師境界和靈王境界,雖相隔了整整一個境界,但兩者的差距卻猶如天地之別。
  如果說,九階極限的妖孽層次高手,還能斬殺靈師一境的高手的話,那麼靈師六境極限的妖孽層次高手,來一百個,都未必能夠傷到靈王境界的高手,這就是差距。
  當然,擁有重寶的還是有一絲機會的。
  這時!
  天空中泛起道道漣漪,一名頭髮花白,面色紅潤的枯瘦老者憑空出現在金吼巨獸的對面。
  老者一出現,隨手一拂。
  虛空中浮現出了一道道的蘊含神秘莫測的聖文,一絲莫名的道韻在上方流轉,神奇的力量澆築,化作綠色的雨點落下,煥發出勃勃生機,四周的草木綠意盎然,有的花苞竟緩緩開放。
  四大妖族靈王境界高手的威壓,在這股神秘威能之下,竟在瞬間就煙消雲散了。
  如此化腐朽為神奇的一幕,令在場的秋家高手和賓客們精神大震,就連上海也禁不住大為吃驚,實在太奇妙了,他清晰的感覺到,老者方才的隨手一拂,蘊含著一種自然道韻在裡面。
  “老祖!”
  “是老祖來了。”
  “老祖神威,妖族還不快俯首。”
  秋家高手們看清了老者模樣後,頓時欣喜不已。
  “諸位妖族朋友,不知到我秋家來,有何貴幹?”秋家老祖淡淡的看著墨嬌等人。
  與此同時,三道虹芒從秋家齊射而出,三名身著錦衣的宿老落在秋家老祖的身後。
  “拿一樣東西。”
  “東西?我秋家還有你們妖族要的東西?”秋家老祖眉頭一皺。
  “沒錯,秋老祖,只要你們打開秋家寶庫,讓我們拿回屬於我們妖族的東西,我們二話不說,立即離去,至於今日之事,我們願意做出賠償,這樣我們雙方也不用傷了和氣。”墨嬌開口說道。
  “放肆!”
  “你們妖族真當我們秋家寶庫是你們十萬大山內的獸窩?任由你們隨便拿取不成?”
  “不用談了,你們妖族擅入我們聖木城,就早已破壞了我們的約定,如今還要入我秋家寶庫拿東西?”
  後方的秋家宿老,頓時一陣臉紅脖子粗。
  也難怪他們會惱怒,今日乃是秋家大喜日子,那麼多賓客在看,若是打開大門讓妖族進入寶庫內隨意挑選,豈不是讓人認為秋家軟弱可欺?再說了,人族和妖族向來不和,若是被人說秋家私通妖族,這就更麻煩了。
  除此之外,這些宿老哪一個不是活了百年以上,早已成精般的人物,妖族這一次派出如此多高手,連金吼巨獸和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都來了,足以說明寶庫內所謂的妖族之物極為貴重。
  很有可能是妖族的重寶,這等東西入了秋家,怎麼可能會再吐出來?
  “看來我們是沒得談了?”墨嬌目光望向了秋家老祖。
  “今天乃是我秋家大喜之日,你們妖族擅自對我們秋家出手,早已破壞了我們的約定,縱使將你們斬殺於此,你們的妖王也不敢多說什麼……”秋家老祖淡淡的說道。
  “聽聞秋家老祖閉關十年,堪破死境,已觸碰到了大道之韻,奴家不才,領教一下老祖高招了。”
  墨嬌嫵媚一笑,纖弱的五指猶如流水般輕拂而過,只見她輕輕彈了一下虛空,一陣悅耳的律動傳來,如撥弄琴弦,又像是彈動古箏,這股律動頓時響徹了整片天空。
  “天妖音律!”
  秋家老祖臉色微微一變,雙目一睜,漫天綠意遍布他的周身,大半片天空被徹底遮掩了,一顆黃色的種子從綠意中破殼而出,竟穿透了空間,以大地為根,以天盆,茁壯生長而出。
  恐怖的音波如狂潮般湧出,震得空間紛紛破碎,漫天綠意與之交織在一起,沒有任何聲音,也沒有一點波瀾,方圓十里範圍內的一切,紛紛化為了飛灰,就連秋家內的部分高手和妖族高手,都被當場震死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