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地图PCW

大地劇烈震顫,地面被狠狠的砸出了一個大坑,漫天塵土激揚而起,坑中邊緣的裂痕,如同蛛網一樣,蔓延到十丈開外。
  這一拳下來後。
  上海沒有任何欣喜,神色反而變得凝重起來,因為那傢伙沒有死,大坑下方,瀰漫著森冷而詭異的力量氣息,這股力量極為奇特,竟在吞噬爆開的魔元,並不斷凝聚變強。
  坑內!
  秋飛葉衣衫爆碎,白皙的身上佈滿了血色線紋,這些紋路妖異無比,如一條條的妖蛇,在他周身游動,原本就赤紅的雙目,變得更加艷紅,給人感覺更加詭異了。
  流轉的血色線紋,在不斷變粗,詭異的力量也越來越強盛,短短一個呼吸,就超過了靈師五境高手具有的威能,如此古怪的功法,上海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。
  “嘿嘿!沒想到,你竟擁有如此強大的威能,這樣也好,吃了你,本少主說不定直接突破到靈王境界,你敢對本少主出手,等吃了你後,定將你煉魂鍛魄,讓你永世承受痛苦,而不得超生……”秋飛葉低吼著,雙目閃爍著更為赤紅的光芒。
  “廢話真多。”
  上海一拳砸去。
  魔臂暴漲,化作三丈大小,猶如擎天神臂,轟然砸下。
  經過副魔煉化,再加上這段時間的修煉,他對魔臂力量的掌控變得比以往更強了,因為自身修為限制,魔臂只能發揮出半成的威力,若是全部發揮出來,哪怕是靈王境界的高手,他也有一拼之力了。
  嘭!
  大坑擴大了一倍有餘,周邊二十丈範圍的蛛網更甚了。
  可是,下方的秋飛葉不但沒死,身上的血色線紋已經達到了拇指粗細,蘊含的詭異力量再度暴漲。
  “哈哈……沒用的,你出手越強,本少主的神功就越強,繼續,再繼續啊,本少主倒要看看你能施展多少次秘術。”
  “只要一拳,就能解決你了。”上海淡淡說道。
  “大言不慚!本少主就等你這一拳。”
  秋飛葉冷冷一笑。
  血紋神功,乃是不世神功,自從修煉此功開始,同輩之中,鮮少有人能夠與之為敵,哪怕是靈師六境的高手,也有不少敗在他的手上。
  上海緊捏的拳頭微微張開,五指並齊,指尖上唪的一聲,五道血芒乍現,空間被切碎了,濃烈的肅殺之氣,油然而生,森然而凜冽的氣息,瀰漫了周邊五十丈的範圍。
  “修羅……”
  秋飛葉笑容僵住了,神情變得驚慌失措起來,“修羅血煞,匯聚百煞,凝刃而發,同境之內,無功不破,無物不殺……怎麼可能,你怎麼可能修得成修羅血煞,並凝聚百煞以上。”
  咻!
  上百血煞,化兵而舞。
  “不!你不能殺我,秋家不會放過你,還有你的家人……”秋飛葉癲狂的大吼著。
  呲……
  狂舞的血煞齊射而出,瞬息將秋飛葉斬成了碎片……
  收起掉落在儲物袋,上海凝神感知周邊,察覺不遠處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,明顯是打鬥的聲音引來了秋家的高手,他沒有任何慌亂,在出手擊殺秋飛葉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。
  妖族不是打算裡應外合的攪亂整個秋家,好渾水摸魚嗎?既然妖族打算這麼做,那就給他們添一把火。
  本體被墨嬌暗中下了幽香咒。
  上海早就不爽了,若不是對方是靈王境界的高手的話,還真像給這個妖女來一掌。
  視野內,一批秋家的高手趕了過來。
  為首的是三名靈師四境的高手,身後跟著二十餘名秋家護衛,實力在靈師一境左右,其中還有不少是九階巔峰實力的。
  “站住,我們乃是秋家護衛……”為首的靈師四境高手大喝。
  “滾!”
  不等對方說完,上海一掌拍下,如潮似海的魔元沸騰不已,巨掌當空砸落而下,三名為首的靈師四境高手神色大變,趕緊聚集威能護身,有的甚至放出了防護玄器。
  啪啪啪……
  玄器破碎,三名靈師四境的高手,頓時被拍得吐血倒飛,撞在了角落中的禁制,頓時被吸光了氣血而死,其餘的護衛大為震驚,慌亂之下,趕緊組織起防禦措施。
  魔臂之威,哪怕是靈師五境的高手都難以抵擋,更何況這些普通的護衛,上海如同虎如羊群,魔掌連連拍出,護體氣罩全數被擊碎,護衛們紛紛被震得倒飛而出。
  轟轟轟……
  一陣陣的轟擊聲,宛若爆雷,在秋家中震響,大批的護衛聽到響聲,紛紛出動。
  “是這小子在鬧事!”
  “抓住他!”
  “別跑……”
  “啊……”
  “快跑!這小子簡直就是人形妖魔,太兇猛了,我們擋不住……”
  掠來的護衛們,才剛準備出手,就已經被巨大的魔掌給震飛了出去,大量的護衛被轟倒在地上,看著一地的破碎,還有躺在地上呻吟不已的同伴,後面趕來的護衛們一個個心驚不已。
  上海收回魔掌,緩步朝著護衛們走去。
  護衛們嚇得臉色發白,下意識朝後退去,眼前這個少年太可怕了,連靈師五境的高手都被一掌拍飛,頓時不知死活,他們就算衝上去也枉然,說不定會被當場拍死,那可就冤了。
  “誰在我秋家鬧事?”
  暴喝聲從天空中傳來,猶如驚雷般,轟得周邊不斷震響,一名錦衣老者臨空浮現,雙目大如銅鈴,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,磅礴的威壓,席捲而至,所有護衛們皆感到胸膛被壓了千斤巨石,沉悶不已。
  靈王境界的高手……
  上海瞇著眼望著錦衣老者。
  出現的錦衣老者掃視了一圈,見到大量護衛倒地,神情頓時陰冷了下來,怒喝道:“小賊,敢在我秋家鬧事,膽子不小,還敢殺傷秋家之人,不管你是誰,拿你命來償還。”說話間,一手抓了下來。
  整隻手臂,彷彿伸長了一樣,所過之處,氣流湧動,空間被撕出了道道裂痕,蘊含的恐怖威能,哪怕是一座山丘都會被夷為平地,靈王境界的高手,實力果然恐怖。
  上海淡淡一笑,天魔並體術施展而出,天魔分身猛然化作一道幽光,消失在了原地。
  轟!
  方圓百丈內,所有東西被擊成了粉碎,錦衣老者面露訝異,旋即神色變得陰冷下來,“給本長老搜,哪怕搜盡整個聖木城,也要給本長老將那個小賊給找出來……”
  錦衣老者忽然察覺到了什麼,虛空踩出一步,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秋飛葉破碎的身體附近,當看到佈滿血紋的碎塊和那一枚代表著秋家少主的玉佩的時候,他的身軀劇烈顫動起來。
  “葉兒……”錦衣老者震怒之下,昂頭嘶吼,巨大的吼聲,頓時傳遍了整個秋家。
  如雷霆炸響的怒吼,在秋家上空迴響不斷。
  上中下三廳中的賓客,包括秋家內的所有人,都聽到這一聲淒厲的怒吼,喧鬧的秋家霎時安靜了下來,緊接著又哄鬧了起來,端坐的賓客們紛紛站了起來,一個個神色凝重。
  “出什麼事了?”
  “是靈王境界高手的波動……”
  “這是家主的聲音!”
  中廳內!
  為首的妖族男子等人臉色微微一變。
  一眾妖族高手面面相覷,難道已經開始了?可是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片刻?是出了意外?還是什麼緣故?對於妖族高手們來說,這些問題已容不得他們多思索下去。
  既然連靈王境界的高手都動手了,那代表行動已經開始了。
  嗷!
  為首的妖族男子猛然低吼一聲,衣衫迅速破碎,周身長出了大量濃密的灰色鱗甲,就連臉型都變得半人半妖,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強烈無比,原本只有靈師六境的他,竟一舉達到了靈師六境極限,距離靈王境界只有一步之遙。
  這一變故,令中廳內的賓客一愣。
  “唰”!
  妖族男子凜冽的一掌拍向了旁側的上海。
  噗!
  掌力竟令空間迸裂了,滾蕩的威能震碎了整個石桌,可見這一掌的威力有多麼恐怖,靈王境界之下,絕對會被當場拍死。
  在這危急之際。
  一直靜坐的上海猛然抬起頭,雙目泛起森然幽光,被下了幽香咒,軟弱無力的身子猛然站起來,身軀變得雄壯起來,渾身上下遍布散發著強大威能的魔紋,瞬間抬手一拳轟出。
  拳掌撞擊在一起。
  驚天氣流席捲而出,宛若龍捲般,將周邊十丈範圍內的一切絞成粉碎,妖族男子被震得連連後退了兩步,滿臉訝異之色,再看上海,已經被震得飛退而出,如狂風般朝著外面飛遁。
  “這個小子的身體強度竟不下於妖族,沒想到他還隱藏了實力,竟然是靈師三境,在中了幽香咒的情況下,還能擋住我的必殺一擊,並且全身而退……此子不能留,不然必成我妖族的大患……”妖族男子眼中殺意盎然,狂吼一聲後,大步衝去。
  每一腳踩在地上,都會令整個中廳劇烈晃動一下。
  “妖族!諸位同族,他們妖族侵入我們聖木城,想要攻占我們聖木城,別讓他們得逞,快將族印亮起,別讓潛入的妖族偷襲了我們……”上海大喝,同時催動眉心的木族印記。
  這一喝之下,在場的賓客們紛紛反應了過來,趕緊亮起了額頭上的族印,誰知道自己身份的同伴是否是潛伏的妖族。
  “妖族!”
  “大膽,敢潛入我們聖木城。”
  “妖族,你們這是自尋死路,我哥哥就是在妖魔之戰中被你們妖族所殺,這一次我要替他報仇。”
  “大家上!”
  上海都沒怎麼煽動,在場的賓客們都已經開始動手了,一個個如有大仇般,掠向了妖族高手等人,而那名為首的妖族高手更是憋悶,還沒衝上去,就被一群賓客給攔截了下來。
  “沒有五行族印記的,都是妖族,大家不要認錯了。”這一句話,更是讓為首的妖族高手氣得差點吐血。
  “大家不要等了,都出手吧。”
  為首妖族高手大喝一聲,在賓客中,數十名早已潛伏的妖族高手們,紛紛出手了。
  中廳頓時亂作一團。
  為首的妖族高手實力果然恐怖,妖氣濃烈無比,修長的雙臂如同兩柄可怕的靈器,雙掌拍下去,在場的賓客無人是他一合之敵,堅韌無比的身軀,猶如金鐵鑄造而成。
  六七名靈師五境的高手齊齊圍攻之下,只能在這名為首的妖族高手身上留下淺淺的傷痕,卻是無法破開皮肉,雙臂舞動連連,金鐵交擊聲不斷傳來,一些玄器更是被當場擊碎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