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地图QOC

迅速將自身靈識切斷,通過感知,上海察覺到,那道龐大的木靈識在周邊掃了一圈,很快就退走了。
  心底暗鬆了一口氣,他沒再貿然將靈識放出遠處,而是收了回來,過渡消耗靈識,碧色靈核此刻變得有些黯淡,不過下方的土黃氣息卻是攀附了上去,猶如輸送養分一樣,令木靈識緩緩恢復。
  上海打量了一眼嘈雜的中廳。
  位於此處的大多都是來自各個望族的高手,身份相對來說都比較低,實力層次大多在靈師三境左右。
  旋即,他緩緩閉上雙眼。
  在外人眼裡,此刻的上海和一些不善言談的望族高手一樣在閉目養神,實際上他正在利用自己敏銳的五感,傾聽著周邊談論的話題。
  “真沒想到,沐家竟然會答應和秋家聯姻。”
  “這有何奇怪,秋家近年來風頭大盛,五年內兩位長老登頂靈王境界,大大的助長了秋家的實力,聽聞那秋家老祖閉關十年,堪破死境,已觸碰到了天道之韻,等於半隻腳踏入了靈聖境界了,若沒意外的話,七八年就可踏入這個境界了……”
  “秋老祖踏入靈聖境界的話,那就意味著下一代王族名額將會是秋家的了……”
  “沐家近年勢弱,早已掉到侯族的末尾了,如今聯姻,是為了給自家留一條後路罷了,再說了,此次嫁給秋飛葉又不是沐家的嫡女,而是從外相認的一個旁系女子罷了。”
  “聽聞那女子貌若天仙,風姿卓然啊。”
  “是有人見過,確實極美,真是可惜了,嫁給了秋飛葉,此子生性邪異,修的又是血紋邪功,此功法據說要吸納女子的真陰命元才能修煉,從他成年至今,被吸盡真陰命元的女子不計其數了。”
  “沒錯,那女子嫁過來,頂多過個數月就毀了……”
  傾聽到這些,上海心緒翻騰不已,難以安寧下來,仔細聽了一陣後,始終沒能聽到消息。
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  繼續逗留下去,始終不是辦法,他遲疑了片刻,準備站起,忽然旁側傳來晦澀而繁複的小聲咒念,聲音此起彼伏,彷彿蘊含著特殊的魔力,當最後一道聲音落下的時候,一股熟悉的幽香撲鼻而來。
  嗖!
  上海渾身一軟,重新跌坐回了座位上,正打算起身,這才發現四肢軟綿綿的,提不起絲毫的氣力,最讓他心驚的是,身體內的真元完全被一股奇妙的力量給禁錮住了,難以運轉。
  “墨嬌大人果然有先見之明,說你這小子不安分,特意給你下了幽香咒,讓我盯著你,若是你擅自亂跑,就讓我引動幽香咒。”
  為首的妖族高手壓低身子,小聲說道:“你最好乖乖給我坐著,也別亂喊亂叫,引來別人注意的話,我可以保證,你會死在我之前……”
  上海感到腰間被鋒利之物頂住了。
  赫然是那名妖族高手食指上的指甲,又黑又利,像是鷹類的爪子,鋒利度幾乎不下一般的神兵利器。
  千算萬算,還是中了妖女的詭計。
  上海嘆了一口氣,沒有再做聲,靜靜的坐著,在沒人察覺之下,他的眼眸閃過一絲淡淡的幽光,妖女留了後手,他何曾不是留了一手……
  中廳外面,一位長相與上海一模一樣,皮膚黝黑如墨的少年,正朝著過道走去。
  “這位貴客,要去何處?”一名奴僕恭迎了上來。
  “我感到內急……”少年露出急切的模樣。
  “內急?廳內就有出恭之處。”
  “已經有人了,附近哪裡有?快帶我去……”
  “前方就有,請隨我來!”
  奴僕加快步伐,在前方引領,繞過了中廳後,來到了上廳附近,天魔分身迅速的瞥了一眼上廳,這個廳頗為奢華,裡面用的都是各種珍貴之物修建而成,四面分別放著一樣珍貴的寶物。
  這些寶物無一不釋放著濃烈的天地元氣,除此之外,還篆刻了特殊的禁制,將天地元氣拘在廳中,不讓它散發,聚集的天地元氣隨著時間推移,越來越濃郁,坐在裡面,哪怕不修煉,真元和魔元都會有所增長。
  上廳內。
  坐著不少人,這些人無一不是知名望族和侯族的長老級別的人物,身份顯赫,地位崇高,還有一些族長在裡面,自然秋家也派出了相應身份的人物,秋家的大長老秋上伊。
  “這位就是秋飛葉,秋少主吧?果然一表人才啊。”
  “世伯過獎了。”
  “不錯不錯,有你父親昔日雄風。”
  交談聲和讚譽聲不絕於耳。
  秋飛葉?
  上海迅速瞥了一眼,發現在大廳正中,一名穿著講究的銀髮老者,正與其餘人談笑風生,在銀髮老者的身側,站著一名年約二十六七歲的男子,此人額骨寬厚,嘴唇細薄,下巴尖銳,五官倒還說得過去,只是給人的感覺,有些邪氣的味道。
  “誰?”
  秋飛葉猛然轉過頭,一對赤紅的血目,盯著廳外,正在談笑的銀髮老者等人,也停下了話題,目光紛紛投向了上廳入口處。
  “少主!長老!”
  奴僕顫巍巍的趕緊跑過來,跪在地上連連施禮,此刻他臉色蠟白,因為恐懼而渾身顫抖。
  “中廳的奴僕,你跑此處來做什麼?”秋飛葉看到奴僕的衣衫,不由沉聲喝問。
  “這位貴客要出恭,中廳的恭位有人,所以就帶此人過來了。”奴僕嚇得趕緊說道。
  秋飛葉看了上海一眼,赤紅的血目忽然閃動了一下,一絲莫名的異樣之色湧了出來。
  在這一道目光中,上海敏銳的感覺到對方眼中透著奇怪的喜色,在心中皺了皺眉,暗生戒備。
  “行了,走吧!”秋飛葉擺了擺手。
  “是!”
  奴僕如釋負重,繼續在前方引路。
  上海緊跟而上,雖然沒回過頭,但卻感覺到有人一直在盯著自己的背部,腳步沒有停留,朝前大步走去。
  “葉兒,怎麼了?”
  “叔父!那小子是純血魔體……”秋飛葉赤紅的眼睛連連閃動,禁不住舔了舔有些髮乾的嘴角,此刻的他露出的牙齒都是血紅色的,猶如染上了一層鮮血一樣。
  “純血魔體?”
  秋上伊眼睛一亮,旋即低聲告誡道:“今日是你的大婚之日,來的都是各個望族有身份的人,雖然純血魔體可遇而不可求,但你也別肆意妄動,我立即讓人盯著他,探明身份後,若不是侯族的人,你再動手不遲。”
  “叔父!不用等了,我感覺到‘血紋神功’的強烈呼應,它感應到純血魔體了,如果能夠獲得,我定能衝破靈師六境,很有可能一步踏入靈王境界也說不定,縱使不能,只要獲得純血魔體,成為靈王境界高手是遲早之事……”秋飛葉眼睛變得更加赤紅。
  “這……”秋上伊頓時動心了,猶豫了片刻,道:“你一人前去,我不放心,我陪你一同前去。”
  “叔父過慮了,那小子不過靈師二境的實力,而且又是從中廳來的,應該是某個望族的旁支,地位無關緊要,此處又是我秋家,以我靈師五境的實力,拿下此子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,再說了,修煉了‘血紋神功’後,連靈師六境的高手都奈何不了我。”秋飛葉傲然說道。
  “行!你去吧。”
  秋上伊點了點頭。
  這裡乃是秋家,以秋飛葉的實力,只要不遇到靈王境界的高手,基本上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,就算遇到危險,到時候只要喊一聲,秋家的高手當即就會趕過去。
  ……
  嘭!
  奴僕被一掌拍在後腦勺,以他九階的實力,在靈師二境的天魔分身面前,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樣,還未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擊暈了,噗通一聲,身子朝下方倒去。
  “原來沐家的人在西院,從這裡走過去,要繞過三座庭院,而且每一座都有高手在把守,硬闖是不可能的,每一座庭院都佈置了大量的禁制,為的是防止有人在婚宴之時搗亂,在不驚擾其他高手之下,徑直走到西院,這可有些棘手啊……”上海有些苦惱的撓了撓頭。
  當然,他也可以選擇硬闖,有破除禁制的斷刃,那些禁制倒是不會給他帶來多大的阻礙。
  關鍵的問題是,闖到西院後,怎麼帶走沐凝雪?
  若是驚動了秋家的話,整個西院很快就會被大量秋家高手重重包圍,到時候插翅都難飛了。
  “誰?”上海瞳孔猛然一縮。
  “竟被你發現了。”
  一名身著華貴衣飾的男子從角落拐了出來,滿臉笑吟吟,赤紅的血目盯著上海,鮮紅的舌頭不時的舔著嘴唇。
  秋飛葉?
  上海頗感意外。
  “果然是純血魔體。”
  秋飛葉昂起頭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神情充滿了陶醉和享受,眼神頓時變得越加炙熱起來,“能夠成為我的滋養品,並助我今後突破靈王境界,就算是死,你也足以自傲了。”
  上海明白了,為何之前見到這傢伙的時候,對方的眼神會透出一抹喜色,原來是因為對方所修的邪功,感知到天魔分身可供滋補,這種類型的邪功,在天罡宗的一些玉簡中倒也提過。
  “你的意思是,要吃了我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沒錯!你最好還是乖乖束手就擒,讓本少主將你的純血魔體吸納了,至於你的家人,本少主會給他們一些補償的。”秋飛葉笑道。
  “你就這麼有把握能吃得下我?”
  “不過區區靈師二境的實力,還敢如此多廢話,此處是秋家,你以為你還能跑得掉?本少主看得上你,是你天大的福分,給本少主乖乖過來,若是反抗,不止是你,你的家人也別想好過。”秋飛葉昂著頭,雙手負的身後,氣定神閒的看著上海。
  “這麼說,我反抗,我的家人就要倒霉了?”上海的臉沉了下來,看對方如此輕車熟路,這種事並沒少做,這傢伙的妻妾上百,估計裡面有八成都是用這般手段威逼來的。
  一想到,沐凝雪被沐家強迫要求嫁給這種人渣,他頓時感到胸膛一陣憋悶,滿腔怒火熊熊燃燒了起來,將妻妾當成練功的鼎爐,竟然還要吃人,這樣的人渣不配活在世上。
  “你知道就好,本少主沒這麼多耐心,還不快滾過來。”
  “不高高在上,你會死嗎?”
  上海一拳砸出,魔臂上魔元滾滾,如潮似海,空間都被砸得凹陷下來,強大的威能臨空而下,周邊一切被震得化成了粉碎。
  “還敢反抗……”
  秋飛葉臉色冷了下來,話才剛說一句,頓時滯住了,強絕的威能,將周邊的氣流都抽光了,頓時一陣強烈的窒息感,宛若雷霆萬鈞,又如狂風暴雨,兇猛澎湃。
  這小子哪是靈師二境的高手,這一拳下來,哪怕是靈師五境的高手都不敢輕易去接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