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凤凰楼信息是真是假

鼻子有些痒。
  睡梦中的上海耸动了一下鼻头,抓了抓,旋即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中,鼻子又被挠得一阵发痒。
  “别闹了,再让我多睡一会儿。”上海闭着眼睛,不耐烦的甩了甩手。
  “咯咯……”犹如银铃般的娇脆笑声响起,接着一道甜腻的声音传来,“昊哥哥,快起来嘛,别睡了,都已快到正午了。”
  “昊哥哥?”
  上海眉头一皱。
  不会是做春梦了吧?
  宿舍里面都是光棍的大老爷们,怎么会有女孩子呢?不会哪个哥们变态学女生说话吧?不想还好,这一想他的头部立马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,就像是被人用斧头狠狠的劈开了一样。
  “昊哥哥,你怎么了?”
  少女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,一只细嫩的小手按在上海的额头上,有些冰凉,但却令的头痛稍微舒适了一些,少女特有的淡淡的幽香,扑鼻而来,他紧绷的头部顿时松弛下来。
  上海艰难的睁开眼睛,视线从模糊逐渐清晰。
  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,一头淡蓝色的柔顺长发齐腰而至,模样极为可人,特别是那一对淡绿色的眼眸,璀璨如辰星,仿佛能够直透人心,最为动人的是一弯叶眉,在稚嫩中增添了一种别样的妩媚。
  如此动人的少女,竟然喊自己昊哥哥?她是谁?
  “啊……”
  剧痛再次袭来,上海下意识捂住脑袋。
  “昊哥哥,你怎么了?你没事吧?”少女惊慌失措的声音不断传来。
  上海已经无暇顾及少女,他感到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一样,就像是硬生生的将一块面盆大小石头塞入脑中,各种驳杂的记忆不断涌现。痛得他浑身抽搐,冷汗不断直冒。
  太痛苦了。
  上海感到脑中的神经一阵紧绷,然后噔的一声,犹如琴弦断开一样,大脑的剧痛消失了,两眼一黑,再度陷入了昏迷中。
  “昊哥哥,昊哥哥……”
  少女急切的呼唤声越来越远,渐渐消失了。
  虽然身体陷入了昏迷,但上海却是依旧清醒着,只不过他无法控制身体罢了,他只感觉到,一段段熟悉而陌生的记忆碎片,仿佛被风卷起的柳絮一样,在他识海中环绕着。
  上海尝试着苏醒过来,但却无法醒来,无奈之下,打算先放弃了。或许是因为无聊,他翻阅着那些陌生而熟悉的记忆,越看,脸色越加古怪,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。
  “坑哥啊……”
  上海发出一声怪叫,纵使他的接受能力已经很强了,可还是难以接受自己穿越了,而且还是穿越在一个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。
  这不科学!
  原本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现代少年,朝八晚五上学放学,虽然上课会时常打瞌睡玩手机,偶尔逃课出外打游戏,欺负一下小猫小狗,但凭良心来说,却是从未做过什么坏事。
  不过是昨天晚上翻墙出学校的时候,在夜市的路边摊上对一个三角旗外形的古玩起了兴趣。然后,摸了一把,结果手指被刺破,血滴到了三角旗上,就失去知觉了。
  “老天啊,哥哥我虽不是什么五好少年,但也是根正苗红出身的啊,你怎么就这么忍心让我穿越了呢……”
  上海在识海中抱怨了几句,估计是没人理他,这货干脆闭嘴了,呆呆的坐了许久,随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既来之则安之,无奈接受穿越的事实。
  继续翻阅记忆!
  “这世界也太危险了吧……”
  现在上海所处的地方,名为玄木族,位于仙灵山脉东面,是“木族”的一个分支部落。
  这是一个原始的部族,虽然不至于处于茹毛饮血的程度,但也非常落后,族内口粮来源,主要以猎杀猛兽,或是采摘果实。
  这个世界不止原始,而且还非常的危险。
  玄木族方圆一百里范围内,是居住区,而在居住区之外呢,则是原始区,然后才是禁区。
  原始区内有着各种强大的猛兽,甚至还有一些可怕的妖兽存活,至于禁区,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,遍布着大量的暴虐而凶残的魔物,一旦贸然进入禁区,基本上是有死无生的。
  而且,禁区内最可怕的不是魔物,而是遍布的魔气,这些魔气对人类来说,就如同剧毒一样,沾染上一点,都会生不如死,严重一些的甚至会被魔气侵染,变成没有人性只懂得杀戮的魔物。
  禁区范围遍布极广,整座仙灵山脉方圆万里内,有八成以上的区域,都属于禁区,而剩余的两成区域,则是居住区和原始区,仙灵山脉的居住区大约有三十多处,这些地方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族群。
  看到这里,上海顿时感到心惊肉跳,这个世界比起他所在的世界还要危险和疯狂得多,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翻阅记忆,顿时目瞪口呆。
  “不是吧?哥哥我竟然是有家室的人了?而且还是指腹为婚……”
  上海实在想不到,这种事会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  他的未婚妻,名为沐凝雪,二人从小青梅竹马,而且身世遭遇一模一样,八年前双方父母相邀出外猎杀猛兽,从此就一去不回,自从那个时候开始,二人就相依为命。
  年仅八岁的上海,带着六岁的沐凝雪,依靠着族内长者分配的食物,和偶尔采摘的果实活了下来。
  “沐凝雪……难道是哥哥我昏迷之前见到的那个美女?”上海顿时激动了起来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哥哥岂不是太幸福了?想到这里,这货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
  老天待我不薄啊。
  上海兴奋的捶胸顿足,光棍了那么多年,总算有归宿了,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位未婚妻。
  要不醒来后,直接生米做成熟饭?
  上海猥琐的想道。
  不行!
  沐凝雪太小了,如果下手的话,就真的成禽兽了,而且他父母也曾交代过,必须得等他都满十八岁后,二人才可以成婚。
  十八岁……
  现在上海也不过才十六,还得继续等两年。
  两年就两年,很快就过去了,其实,这个世界也挺不错的。
  “这个家伙的脾气不但又臭又硬,竟然连一点弯都不会拐,不止如此,还内向自卑,几乎是受不了刺激的偏执类型……”
  上海对自己前身的脾气是彻底无语了,这家伙能够活到现在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  不过,前身也没活过十六岁,昨日就因为修炼过度,挂掉了。
  无论是玄木族还是其他部族,孩童一满六岁,就要开始吸纳灵气,洗涤自身以增强力量抵御可怕的魔物和妖兽。
  前身也不例外,修炼了十年,体质和力量都有不小长进,在玄木族的同龄人中,算是处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类型,只要再修炼个五六年,凝聚真元成为一名灵士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  灵士!
  在玄木族内,可是属于高端上流的人物,任何一位都拥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的,而且有的还能徒手猎杀可怕的魔物和妖兽。
  一般来说,修炼都是循序渐进的,不能一味冒进,前身修炼了十年,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上海有些不明白,为何前身会不顾一切的拼命修炼,竟然到了不要命的程度了。
  好奇之下,继续翻动记忆。
  “无耻,太无耻了……”
  上海怒骂不已,连他都禁不住大动肝火了。
  原来,前身不要命修炼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未婚妻要保不住的缘故。
  玄木族内有一条不人道的族规。
  凡是年满十四岁,未能修炼达到灵士层次的女子,都必须得参加玄木族两年一度的选魁节。
  所谓的选魁节,说白了,就是让族内年满十四岁的女子全部排成一行,然后让族内的精英族人,通过一场打斗厮杀,最后几名胜利者,可以优先选取其中一位女子,作为自己的新婚妻子。
  玄木族之所以立出这一条族规,一来是为了激励族内年轻的精英族人不断提升自身实力,二来是因为精英族人的传承是最好的,与他们结合后所生的后代有很大的机会获得修炼资质不错的后代,这样可以增强族群的力量。
  这个族规对于一个族群来说是有益的。
  可对上海来说,这个族规简直就是剥夺了广大少女们自由恋爱的权利,不过他却是无法改变,无论是玄木族还是其他部落,都是男尊女卑,而且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这就导致了女性的地位极为低下。
  唯一能够改变女子地位的,就是成为灵士,女灵士的地位可不比同等实力的男人低多少。
  当然,这是特例。
  沐凝雪因为自身体质原因,无法吸纳灵气,也就等于无法成为灵士。前身和沐凝雪虽订亲了,但却是私下的,没有得到族长和长老们的承认,所以她必须得参加“选魁节”。
  玄木族的男族人,要参加“选魁节”,必须得拥有三阶灵士的实力,前身连一阶都没达到,更别说三阶了。
  相处多年的漂亮未婚妻,就要被人抢走了,换做任何人,都不会好受,更何况是性格内向,极度偏执的前身。
  于是,在一名精英年轻族人玄央威扬言要在六个月后的“选魁节”上娶走沐凝雪后,前身爆发了,拼死修炼之下,将自己给炼死了,正好便宜了刚穿越过来的上海。
  “哥们,你放心,既然哥哥占了你的身体,哥哥我一定会想办法的,绝对不会让沐凝雪嫁给那些家伙,要嫁也得嫁给我,不,应该是我们……不止是凝雪妹妹,还有那些即将被摧残的娇嫩花朵们,就让哥哥来拯救你们吧。”上海下定决心。
  当然!
  真正促使这家伙下定决心的原因是,玄木族内的少女姿色都极为不俗,再加上灵气滋养的缘故,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,随便拿一个出来,都比原本所在世界的所谓明星啊女神啊要漂亮得多。
  沐凝雪在玄木族内,更是数一数二的绝顶美人胚子。
  不知多少人已经在暗中盯着,就等“选魁节”那天,将这夺无比鲜嫩的花朵给摘下来。
  “哥哥我的未来老婆,怎么能被别人抢走,绝对不允许……”上海义愤填膺的捏紧了拳头。
  可念头刚一冒出来,他就焉了。
  虽然上海的资质并不算差,可要在六个月内,达到三阶灵士的程度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要知道,前身可是修炼了十年,还没成为灵士,就算一个月内成为灵士,剩余的时间也不够冲击三阶灵士的程度。
  “不行,还是不行……”
  上海抓头挠耳,心中一阵烦躁。
  “对了,不是有灵药吗?如果有大量灵药的话,别说三阶灵士,就算是三阶以上,也不是什么问题……”
  上海记得前身曾服用过不入品的一株灵药,当时吸纳的灵气量,几乎等于整整一年的苦修,他迅速翻动关于灵药的记忆,可看到一半的时候,心顿时凉了半截。
  玄木族确实种植灵药,但这些灵药只提供给内族的长老,还有极为优秀的精英子弟用的,前身能够获得一株不入品的灵药,还是因为恰逢玄木族百年庆典,族内长者发放的缘故。
  盗取玄木族的灵药,可是重罪,而且种植灵药的地方还有专人把守,一旦被抓住,基本上是死罪。
  当然,还有另一条途径,那就是去禁区,里面拥有着大量的灵药存在,但同样也有着大量的魔物和如同剧毒般的魔气。
  对于禁区,不少玄木族人都心生向往。
  当然,仅仅只是向往而已,禁区是不归之路,凡是踏入者,基本上是没有活着出来的机会的。
  “唉……”上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虽然有些不甘心,但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“咦?什么东西?”
  上海忽然注意到,识海中悬浮着一样东西,好奇之下,他走近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  巨大的漆黑色三角旗悬浮于识海中央,仿佛就像立于天地之间的巨大令牌,充满了无尽的霸意和邪气,上方烙刻着三个难以辨识的大字,它们浑然一体,仿若天成,就像是天地初开之时,就已经存在了一样。
  正视之下,上海竟然生起了没顶而拜的强烈念头。
  突然!
  三角旗碎了,宏光像是从天地最深处射出一样,打在了上海的右手掌心上,他只感到右手掌一阵刺痛,只见掌心上渐渐浮现出一个黝黑如墨的烙印,一股神秘的力量,冲击而出。
  上海双眼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  “天魔令乃魔之至高圣典,令既出,万魔臣服,莫敢不从……”声音雄浑而沧桑,就像从恒久的远古传来,磅礴的威严和气势,令人无法升起反抗之心,仿佛这声音就是那天,那地。

發佈留言